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文化名人止庵与日本华文作家新春交流
日期: 2019/01/28 12:26 阅读: 176


中文导报讯
1月26日下午,由日本华文文学笔会主办,千代田教育集团协办,在千代田教育集团九楼,举办了一场关于文学创作的座谈会。本次座谈会作为新年伊始,华文文学笔会第一次文学性活动,为今年四月份即将举办的“日本华文文学创作与评论国际研讨会”起到了热身准备。
座谈会请到了著名作家,正在日本的止庵先生及其夫人。日本华文文学笔会顾问李长声、会长姜建强、副会长弥生,事务局长万景路,九零后作家春马以及中日翻译家协会会长金晓明,另有在日本生活工作的文学研究专家学者和文学爱好者悉数出席了座谈会。
座谈会由笔会会员、《中文导报》编辑杜海玲担任。在简短的开场过后,先有华文文学笔会会长姜建强致辞,紧接是千代田教育集团栗田秀子会长致辞。

栗田会长在致辞中就华文文学与华文教育的关系,强调推动华文文学创作有利于华文教育,而办好办大华文教育则有助于华文文学的创作。
座谈会开始,由日本华文文学笔会作家春马谈他的创作经历和心得。90后出生的春马十分年轻,却有很多小说发表在国内外的报刊上。他的写作文体主要为小说和诗歌,题材广泛。他从两个方面说起,其一是自己的写作特点及心得,其二是怎样看待当下的青年写作。他归纳了自己目前的文学创作,均出自无意识的文学创作。他提到自己的文学创作之初就构想了一个庞大的文学世界,它与现实世界的差别,在于那个世界里的人要不断在生与死之中纠葛。并且,对待生死,不单纯是因为幸福而生,因为痛苦而死。其次,活在他的文学世界里的人,不乏活生生的真人。春马例举他印象深刻的童年记忆,那些乡下人夸张生动的生活状态,是他创作的源泉,他要为这些人著书立传。


春马又提到自己永远对未知抱有好奇和敬畏。自己的文学创作深受日本作家的影响,尤其是太宰治和三岛由纪夫,受到他们另类美学的影响。他认为,三岛的美学是通过“丑”来认知,比如挑粪工。而这种美,是通过构建毁灭来实现,比如焚烧金阁寺。
关于青年作家的文学创作,春马提出两点。第一点是说真话,他用自己来举例说,他对性和欲望的态度并不会谈之色变,坦然面对。进而又谈到了作家的作品和作家的私生活的关系,他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作家的私生活要比作品本身更有意义。其次,他强调青年作家的写作一定要亲历。只有这样才能使作品有宽度,有厚度。正如他的留学理由就是“我到底要去看看是怎样的一个国度,培养了太宰和三岛这样伟大的作家。”
止庵先生以回应的方式,针对春马的上述发言,进行了文学对文学的交流。止庵先生作为资深日本文学的研究学者,不仅主持翻译了大量日本文学著作,也十分热爱太宰治等作家。他曾拜访了太宰老家,位于三鹰的太宰墓地等和太宰相关的地方,进行了多次“圣地巡礼”。并且止庵先生往返日本超过三十余次,他始终用置身在外的目光看待和研究日本。由于看待问题的视角不同,也让生活在日本的作家有一种新鲜的感觉,更从不同层面认识到日本文学独特的魅力和特点。


止庵先生简单轻松的开场之后,提到他不主张以年龄来区分作家,而是通过“记忆”。就作家的亲历讲起。他认为,亲历固然重要,但是一个作家,同时也要具备想象的能力。他也谈到太宰治和三岛由纪夫两位作家,从亲历这个角度来看,太宰的《人间失格》《斜阳》里面写的是太宰本人。而三岛由纪夫《潮骚》《金阁寺》作品里并没有三岛本人。而关于“说真话”,他认为这个概念和日本的“私小说”有相似之处。止庵先生同时提到,“私小说”这个概念在日本和中国是不一样的,此处的“私”是汉语中“我”的意思,而没有中文里“隐私”的深层含义。
止庵先生扩展了话题,延伸到了中国文学的创作前后一百年的跨度。他认为1978年以前的创作总有“阶级论”,小说里的人物都有划分阶级的特点。这是五四新文学的负面影响,左翼文学就是典型。包括春马先生喜欢的作家萧红《呼兰河传》之类的作品,而唯有张爱玲写作没有“阶级论”,她把“一个人”和“一群人”区分对待。
到了八十年代的作家创作,就开始接近“私小说”。而对于80后之后的创作,止庵认为,他们的写作技巧很高,但有很大的一个问题:生活经验不够,这是中国现阶段的教育的模式化所造成的。这一批作家要靠大量阅读、开阔视野、多体验生活、提高写作技巧,才会有更好更深刻的作品出现。而且学习阅读外国的作品尤为重要。因此,止庵先生认为青年作家写自己经历或直接写时代,都会有比较大的局限存在,主张要挖掘深层次的情感,深层次的人类的命运。追求和营造一个“不太穷的安宁与平和”的生活状况,也是文学所要努力的。
最后,止庵先生针对文学作品的生命力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作家要写出自己对世界的体验,以及人生体验与审美感受,这些体验一定要和读者产生共鸣,并且是持久永恒的共鸣。而且文学作品要解决互联网无法解决和呈现的东西,比如对欲望的书写,影像和网络所呈现不出来的部分,应该由文学去书写。


两位作家的精彩发言之后,是听众发言和提问的时间。首先是华文文学顾问李长声先生的发言,他感谢止庵先生从茨城远道而来,为大家呈现了精彩的演讲。多才多艺的止庵先生涉猎广泛,尤其关注日本文学。最近出版的厚厚一本新著《游日记》就是一本另眼看日本的好书。年轻作家春马勤奋,写作热情高,并且直面“私小说”的写作,这需要勇气,但这也是能寄予厚望的。吴民民先生作为在80年代就发表长篇小说和获得文学奖的资深作家,总结了他在日工作的三十年,以及NHK电视台参与节目创作的工作经历。提出了自己对文学的看法,也对年轻作者的作品表面化和浅薄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八零后的唤之先生,针对止庵先生和吴民民先生分别提到的年轻作者缺乏深度的话题以及日本“职人”精神,发表了自己的不同见解。


座谈会最后是会长及副会长的总结。两位再一次感谢各位嘉宾和观众的到来,对这次有深度的纯文学座谈会能在东京召开,感到意义重大。副会长弥生女士介绍了本年度四月的日本华文文学国际研讨会筹备的状况,并对即将到来的日华国际研讨会充满了信心,盛邀大家关注与参与。并对即将到来的日华国际研讨会充满信心,盛邀大家关注与参与。(王海蓝/春马)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8061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