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5G时代离真正摆脱硬件玩游戏还有多远
日期: 2019/02/28 14:37 阅读: 146
来源:刺猬公社

更大的可能是,云游戏会想现在这样,成为一种形态的补充,而不会取代其他形态。

刺猬公社 | 骆北

2月26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办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腾讯云游戏平台“腾讯即玩”正式对外发布。

即使在玩家群体中,云游戏也是个新鲜事物,普通大众甚至只知道玩游戏需要在一个设备上玩,不同的设备能玩的游戏也不一样,分成PC、手游、页游、主机等类型。另外,设备的性能也是玩游戏的关键因素,有些配置差的手机或电脑,玩起游戏来体验极差。

悄然间,云游戏已经由概念变成了现实,不需要下载游戏,也不需要强大的硬件配置,只要能上网,就能随时随地玩到任何想玩的游戏。

这是怎么实现的?简单来说,在某个地方有一台巨型服务器,性能超强,运行了许多台虚拟电脑,玩家通过远程连接在其中一台电脑上玩游戏,游戏的画面和声音都通过网线传输到玩家的手机上,或电视盒子上,玩家的键盘和鼠标指令传回到服务器上,做到实时交互,摆脱硬件和平台的限制。

但自从有了云游戏这个概念以来,围绕云游戏实现效果的争议就没有断过,打破配置、平台和游戏价格对玩家的限制,可不是什么伪需求,确确实实是广大玩家的痛点,阻挡在云游戏面前的,是在技术上的诸多问题,以及因此导致的不良体验。

2009年,第一家云游戏公司OnLive在旧金山GDC游戏开发者大会上惊艳亮相,近十年过去,倒在云游戏上的“先烈”比比皆是。

OnLive的出现是极具震撼力的,大型单机游戏《孤岛危机》系列向来被称为“硬件杀手”,让无数玩家望洋兴叹,但在OnLive上运行起来,有着极高的流畅度,但可惜的是,OnLive的技术支持仍然停留在PC时代,计算能力和存储能力不够,需要大量的服务器,造成了极高的运营成本,直接摧垮了公司运转。

在国内,也有几家公司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11年,云联科技推出自己的云游戏平台,却倒在了版权和玩家终端极差的网络环境上,玩不到几个好游戏,玩起来还特别卡,尝过个新鲜,就没什么人玩了。

在很长时间内,云游戏的尴尬之处在于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首先,云游戏的生态没有构建起来,游戏厂商、发行商、云平台之间的关系没有理清,商业模式不明朗,缺少合理的定价依据和分账方案,有的公司解决了技术难题,却苦于没有游戏版权,有些游戏大厂也推出了自己的云游戏服务,但体验很差,没能真正解决用户的痛点。

其次,在技术上,云端和终端,都存在着不少技术难题,传输延迟、游戏画质、网络环境、数据存储,高额成本之下,到了玩家手里,就成了昂贵的游戏价格和订阅服务,和又卡又慢的糟糕体验。

“在大学宿舍四个人共享20M带宽的情况下玩云游戏的体验,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一位曾经尝试过云游戏的玩家说。

即便后来普遍达到100M带宽,网络环境也没好到哪去,玩云游戏不仅需求网速快,高分辨率下每一帧的画面,都是庞大的数据量。这么大的数据量,实时传输到玩家的终端显示屏上,需要极低的延迟和丢包率,不像看视频可以缓存,玩游戏时网络一波动,就会造成卡慢花屏。

在格来云游戏玩《巫师3》

最关键的,还是价格太贵,国内之前不温不火的几家云游戏、云电脑公司,实行会员包月或按时长收费,平均下来要比去网吧都贵,还没有网吧那么好的体验,除非逼不得已,正常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玩,从长期成本来看,不亚于购买主机和高配置电脑,大部分都是短期行为。

不过,在经过多年技术储备之后,再赶上5G网络的商用化大潮,云游戏又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首先最直接的,云计算的快速发展让平台企业不用像过去那样租赁大批服务器,大幅度降低了运营成本,运算能力的提升也让游戏在云端的运行效率得到改善,对资源的占用没有以前那么明显了。然后就是网络环境的改善,前几年的三网合一,包括现在5G网络的普及,都降低了数据传输的难度,大大改善了玩家的体验。”一位云电脑公司技术总监王彬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

云游戏这片蓝海,陆续有人闯入进来。据悉,Google将在3月中旬发布自家的Project Stream云游戏服务,还将推出一款搭载该服务的硬件设备,包括一个“游戏机”和一个控制手柄。

这项服务去年就开始测试,用户只要保证25M以上的带宽,就能在PC端的Chrome浏览器上玩到《刺客信条:奥德赛》这款刺客信条系列的最新大作。

微软不甘示弱,去年10月也发布了xCloud云游戏平台,不仅适用于自家Xbox主机,还登陆到IOS和Android系统,和PC端,甚至于在前几天,微软把这项服务搬上了任天堂Switch主机,通过xCloud玩家可以在NS平台玩到微软的第一方独占游戏。

御三家的其他两家索尼和任天堂也都各自推出了云游戏服务,在性能不足的Switch上,可以在云端玩到本机带不动的《生化危机7》和《刺客信条:奥德赛》,缺点就是,实在是太贵。

甚至于连亚马逊都坐不住了,在亚马逊官网招聘信息中,出现了“云游戏软件开发工程师”这样的岗位。

大厂们都想在流媒体云游戏领域成为下一个Netflix,游戏发行巨头腾讯也不例外。

云游戏在未来有太多的想象空间,如果全面普及,将打破产业壁垒,改变游戏的发行形态,盗版游戏将不复存在,云游戏可能会取代家用主机,整个游戏行业发生巨变。

但游戏发展这么多年,衍生出多种形态,都是为了在不同场景下满足玩家玩游戏的需求,在云游戏出现之前,也有玩家出门玩手机,工作间隙玩电脑,回家打开主机,即使云游戏普及,在很多场景下依旧需要多种设备的支持,才能保证游戏体验,更大的可能是,云游戏会像现在这样,成为一种形态的补充,而不会取代其他形态。

不谈那么远,即便现在,云游戏也面临很多困难,有位玩家在手机上玩了一小时格来云游戏,产生了5个G的数据流量,直接把手机玩到欠费,而在Switch上,按游戏时间收费玩《刺客信条:奥德赛》,一天的费用约合人民币44元,如果打算买断,价格是人民币513元,在PC端的steam上,这钱都能买两个《奥德赛》了。

云游戏最初是为了降低玩家买高配置设备的经济压力,到头来还是一场不菲的买卖,苦恼的来源永远都是那么简单:穷啊。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8/18106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