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期待“令和”日本开出世界上唯一的花
日期: 19年04月1期 阅读: 290 评分: 9.50/2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在日本国民的盼望中,在全世界的关切下,2019年最大的谜底揭晓了。

4月1日11时41分,日本内阁官方长官菅义伟宣布,日本下一位天皇的新年号是“令和”。语出日本文学古典《万叶集》中“梅花歌三十二首”之序文:“于时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薰珮后之香。”继平成之后,日本将要跨入令和时代,菅义伟发表新年号的定格画面成为历史新开篇。

年号之说,源自中国汉武帝“建元”,日本学而习之,始于“大化”而延续至今共248代。回顾世界近代化的漫长历程,欧亚大陆国家法国和中国走向共和了,孤悬大陆以外的岛国英国和日本选择立宪了,美洲的自由世界美国则自己联邦了。世界大国对各自国体和政治制度的历史性选择,不仅受到天时地利人和的影响,更显示出民族性格和文化基因的深刻印记,值得探寻。

日本天皇退位,更换年号,整个程序按部就班,仪式感非常强,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和密集报道,俨然就是一次日本文化的现时代操演和世界性普及。自大清宣统退位后,年号之于中国人渐行渐远,至今已成陌路。热闹总是别人家的,咱们不稀罕。

日本皇室万世一系,并非顺风顺水,最大的危机是二战失败后的存废之争,年号也随之岌岌可危。在战后新《皇室典范》出台之前,日本国内针对是否改元发生激烈争论。1946年1月,被誉为日本议会政治之父的尾崎行雄和后来曾出任第55代内阁总理大臣的石桥湛山,都建议废除“昭和”年号,改以“新日本”或西方公历纪年表述。1950年2月,参议院讨论“废除年号”议题。东京大学教授坂本太郎在国会力主使用年号,不仅是“独立国家的象征”,更与“日本历史、日本文化紧密结合”,具有深远意义。朝鲜战争爆发后,年号争论被搁置。

1970年代后期,昭和天皇年事渐高,年号制度再度受到关注。大平内阁在1979年6月出台了《元号法》,成为法律依据。《元号法》规定,天皇年号秉持“一世一元”的原则,年号由政令决定,即年号的命名程序由日本政府主导。新年号的命名严格规定六个标准:1、符合民意,寓意美好;2、两个汉字;3、易于书写;4、便于诵读;5、未曾使用;6、忌用俗语。1989年1月7日,在昭和天皇逝世当日,日本首次以内阁决议的方式,由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小渊惠三召开记者见面会发布新的年号,定格为平成年代永远的历史性画面。

如今,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仍在使用年号的国家,并未随着全球化浪潮而摒弃传统,在政府公文和日常生活中普遍使用,颇有敝帚自珍的意味。对于日本人来说,年号固然保有对天皇制度和天皇权威的尊崇,而更多是对民族文化的传承和传统习俗的认可,是日本独特的文化标识之一。

一直以来,日本历史上的所有年号都来自中国古籍,使用次数最多的汉字前三位分别是:永,天/元,治,都是突显长治久安的吉利字,而这次有了例外。安倍政府将日本古籍作为了选择新年号的有力选项,但也可能采取中日双方的古籍作为来源,因为纯粹的日本国书颇难寻找。本次新年号为“令和”,语出日本古典《万叶集》的“初春令月,气淑风和”,对此马上有网友指出,东汉张衡《归田赋》曰:“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唐代薛元超《谏蕃官仗内射生疏》云:“时惟令月,景淑风和”,都是相近的季语,表达了相同的意思,“令和”之说不惟《万叶集》独有。

即使如此,新年号“令和”还是首创了典出日本文学古籍的纪录。安倍首相发表谈话解释新年号的选用及其对日本国民的意义时说:“令和”新年号,选自1200多年前日本最古老的诗歌集《万叶集》,其中收录了天皇、皇族和贵族的诗歌,也收录了一般士卒和农民的诗歌,这是一部象征着日本的丰富国民文化和悠久历史传统的国书。

他表示:悠久的历史、高格调的文化,与四季美丽的自然,构成了日本的国家品格,希望能够好好地传承给下个时代。就像在严寒之后预告春天来访的消息、开出高洁花朵的梅花一样,希望每一个日本人都满怀着明天的希望,尽情绽放出属于自己的花朵。我们怀着这样的心情,决定了新年号“令和”。

的确,日本正迎来新的转换期,“令和”新年号融入了日本人的心情,将成为支撑日本人精神一体感的象征,而日本人自己对年号制度的认可也随年龄世代的不同而不同。有媒体调查显示,50-60岁世代的认可度比较高,颇有尊重传统的意愿;40岁世代成长于昭和晚期的繁荣时代,经历了充分自由的西化时代,对年号制度的认可度低于五成;30岁世代的认可度出现了反转,许多人出身在昭和末年,却成长在平成时代,许多人认同年号有助于日本人保持民族同一性和文化身份确认;20岁世代的年轻人生在平成长在平成,被自然地称作“平成时代”,他们对年号制度的认可度最高,因为年号包含了对身份的描述。

如此看来,日本的年号制度依然拥有充分的文化土壤,同时又与西历和谐共处、并行不悖,年号作为日本的制度化石和文化象征会继续沿用下去。在日本,从“平成最后”到“令和最初”的时空切换自然有序,过渡期没有太多违和感。参与有识者恳谈会的山中伸弥教授透露,新年号也有包含中国古典的备选案,但还是首次选用了日本古典,符合重视传统并迎接挑战的日本的形象;女作家林真理子表示,“令和”是所有候选案中最美的年号,估计会带动一波“万叶集”热潮。

尽管,“令和”似乎缺少了“明大昭平”的光明大气,但对于满足并期待开出“世界上唯一的花”的日本来说,这也是一个充满希望和憧憬的时代纪录吧。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8162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