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颜真卿特别展:稀世名品惊艳了时光
日期: 19年01月3期 阅读: 384 评分: 10.00/1
颜真卿特别展:稀世名品惊艳了时光

开幕式剪彩 杨文凯摄影


《中文导报》特别报道组

“特别展 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1月15日下午在东京国立博物馆举行了盛大的开幕剪彩仪式。东京国立博物馆馆长钱谷真美,台北驻日经济文化代表处代表谢长廷,台北故宫书画处长刘芳如、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馆长姚进庄,以及主办单位每日新闻社董事长朝比奈丰、日本经济新闻社常务董事平田喜裕、日本放送协会(NHK)理事中田裕之,特别展协赞企业代表及相关人士1200余人等出席了仪式。

本次展览除了唐代名家作品之外,还汇聚了历代书法大家的多种真迹,并陆续展出受中国书法影响的日本书法等约180件作品,规模空前。颜真卿特别展,由东京国立博物馆、每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NHK共同主办,1月16日至2月24日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平成馆展出。

特别展尽现书法美的普遍价值

本次特别展内容:书体的变迁、唐代书法-截止安史之乱、唐代书法-颜真卿的活跃、日本对唐代书法的受容、宋代对颜真卿的评价、后世影响等六章,包括177件展出作品。其中有18件国宝、16件重要文化财。展品宏富,规模空前。

除日本国内重量级收藏品外,本次特别展还推出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借展的稀世墨宝:有“天下行草第二”之誉的颜真卿《祭姪文稿》、怀素《自叙帖》、褚遂良《黄绢本兰亭卷》、怀素《小草千字文》等。颜真卿名作《祭侄文稿》首次来日出展,成为本次特别展最大亮点。据了解,《祭侄文稿》上次展出是2008年“晋唐书法展”,海外展则是1997年在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在开幕式上,东京国立博物馆馆长钱谷真美表示:这次展览,将焦点对准书道展现出普遍价值的中国唐代,也将目光关注深受中国影响的日本书道。中国历史悠久,4世纪到5世纪的晋代,7世纪到10世纪的唐代,是中国书法发展的鼎盛之时。在唐代,书法普遍性的美得以升华并形成体系。颜真卿尊重人性,当时有代表性的文人们都很为之倾心。日本的空海,作为遣唐使,体验了中国的书法文化,被称为日本的王羲之。在平安时代,中国书法发挥了影响。王羲之的最高杰作《兰亭序》虽已无实物,而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奇迹般地留存下来,让我们得以观瞻;还有受到影响的日本书法作品,经过悠长的时光,依然熠熠生辉。希望这次展览会,能让大家对此有深切感受。

台北驻日代表谢长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欣赏了“祭侄文稿”后,觉得约1,400年的原本现在还能看到,真是奇迹。他认为能历经1,400年,如果没神佛的加持,是不可能保存得这么好的。他透露,日本书道爱好者非常多,包括日本首相安倍的母亲安倍洋子也到场,他事先不知道安倍洋子会出席,这也显示日本的书道盛行,相信这次展览定会吸引很多人。

继东晋王羲之之后,颜真卿在继承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等初唐三大家传统的同时开创了“颜体”。颜真卿与柳公权并称“颜筋柳骨”。颜体楷书雄浑饱满,端正阔大,代表了盛唐书体的最强音。在存世不多的颜真卿真迹中,《祭侄文稿》首次在日本公开,备受关注。

颜真卿《祭侄文稿》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凝聚家国血泪,惊艳中华历史。得见一次本尊,实为三生有幸。东京国立博物馆为本次出展做了精心准备,以颜真卿为主线,串联起整个中国书法史,件件宝物,字字珠矶,奉献了难得一见的重量级大展,值得反复观摩。

在颜真卿特别展上,东京国立博物馆还推出了馆藏北宋李公麟《五马图卷》,黄庭坚题跋,十分养眼,万分珍贵。

唐玄宗纪泰山铭、颜真卿多宝塔感应碑、欧阳询九成宫醴泉名、柳公权玄秘塔碑、颜真卿颜氏家庙之碑等,多幅大型原碑文拓片,展示了颜真卿特别展的气势和份量。

张旭、王羲之、米芾、孙过庭、褚遂良、虞世南、欧阳询、颜真卿,中国书法史上的超级大咖都在这里了,让人心潮澎湃。

还有,怀素自叙帖、黄庭坚经伏波神祠诗卷、苏轼、米芾、蔡襄、赵孟頫、董其昌、何绍基、赵之谦,群星璀璨,名品陈列,中国书法史一个都不少。

祭姪文稿 顔真卿笔 台北故宮博物院蔵

“天下第二行书”《祭侄文稿》凝聚家国血泪

本次特别展,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的颜真卿传世名品——天下第二行书《祭侄文稿》得以亮相。

颜真卿是继王羲之后,又一位划时代的书法大家。明代董其昌在《容台别集》卷二中:颜鲁公正书易学,行书难摹。盖书家妙在能合,神在能离。清代王澍在《论书剩语》中讲到:“古人稿书最佳,以其意不在书,天机自动,往往多入神解,如右军《兰亭》、鲁公《三稿》,天真烂然,莫可名貌。”鲁公就是指颜真卿,《三稿》则是指颜真卿的三件手稿:《祭伯父帖》《争座位帖》和《祭侄文稿》。

颜真卿最著名、也最为后世称颂的作品,是那篇充满涂改的凌乱草稿《祭侄文稿》,全篇行书、草书毕见,在天下第一行书——王羲之的《兰亭序》已不存于世的情况下,这幅作品可称天下行书之最。

天宝十四年(755),安禄山发起兵变,史称“安史之乱”,这场历时七年之久的叛乱,是唐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而这一年,颜真卿50岁。

安禄山大军势如破竹,唐玄宗仓皇逃往四川,在大唐江山摇摇欲坠之时,势单力薄的颜真卿固守平原(山东陵县),他的堂兄颜杲卿出任常山郡太守,颜氏一门共同坚守在战火的第一线。颜杲卿最后孤城被围,成为俘虏,仍不肯投降,安禄山遂以其第三子颜季明为威胁,最终,颜杲卿和颜季明双双罹难。那一战,“颜氏一门死于刀锯者三十余人,其状惨绝人寰”。

安史之乱后的一天,颜真卿收到一个木匣,里面是侄子颜季明的头颅,颜真卿顿觉大刀砍下的是自己的头颅,悲痛之余,亲自为侄子写下祭文,这便是《祭侄文稿》,“贼臣不救,孤城围困,父陷子死,巢倾卵覆。”这反复删改涂抹的一句话,是颜真卿最悲愤与痛苦的表达。

25年后,年近八旬的颜真卿,被宰相派去叛乱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营中宣布诏书。面对李希烈,他依然是那位忠烈之士,毫不退缩与动摇,终被杀害。

颜氏一门忠烈的故事、精神与气节都留存于笔墨之间,就像黄庭坚所说:“鲁公祭季明文,文章字法皆能动人。”颜真卿的书法,正是颜真卿这种烈士型个性的彰显,正所谓“字如其人”。

细观《祭侄文稿》,全篇皆用一管秃笔写就,墨色浓枯变化,但又气韵连贯,笔调圆浑厚重,真情流露。台北故宫博物院专家王耀庭写道:“一见如瞻仰盛德君子于眼前,油然生起敬意。”天下第二行书的评价,应该也是基于这种书法水平与创作心境的自然流露。

五马图卷 局部 李公麟笔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杨文凯 摄影

稀世名作北宋李公麟《五马图》重见天日

本次,传已消失了近百年的北宋李公麟名画《五马图》,出现在特别展上。此卷自清代末代皇帝溥仪以赏溥杰名义盗运出宫后,至今已近百年;流入日本后曾被藏家宣称毁于战火。本次以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品的名义首次露面,令人又惊又喜。

李公麟(1049—1106年),字伯时,号龙眠居士,舒城(今属安徽省)人,北宋著名画家。《五马图》画卷分五段,前四段均有北宋书法家黄庭坚的题签,卷尾有黄氏跋语,另有南宋初的曾纡跋,言及黄庭坚题于元祐五年(1090年)。此卷南宋时归内府收藏,入元、明,经赵孟頫、柯九思、张霆发诸家递藏,康熙年间藏河南商丘宋荦家,乾隆时入清宫乾隆皇帝两次在《五马图》图上题文,著录于《石渠宝笈重编》。

《五马图》以白描的手法画了五匹西域进贡给北宋朝廷的骏马,各由一名奚官牵引。画中无作者款印,前四马后,各有黄庭坚签题的马名、产地、年岁、尺寸,卷末有黄庭坚“李公麟作”题跋。这些由西域诸国进贡的骏马,马名依序是“风头骢”、“锦膊骢”、“好头赤”、“照夜白”,第五匹马佚名,经考证可能为“满川花”。五位奚官前三人为西域装束,后两人为汉人。

黄庭坚题跋:余尝评伯时人物,似南朝诸谢中有边幅者,然朝中士大夫多叹息伯时久当在台阁,仅为书画所累。余告之曰:伯时丘壑中人,暂热之声名,傥来之轩冕,殊不汲汲也。此马驵骏,颇似吾友张文潜笔力,瞿昙所谓识鞭影者也。黄鲁直书。

据了解,《五马图》在清宫珍藏200多年后,民国时期,末代皇帝溥仪以赏赐溥杰的名义盗运出宫。据张伯驹《春游琐谈》记载,溥仪在天津日本租界张园居住时,日本人以两万日金得到宋梁楷卷,事由陈宝琛经手。之后,日本某侯爵又想以日金四万得李公麟《五马图》卷,献给天皇。溥仪愿以40件书画售日金40万,而《五马图》则不索价,献给天皇,此事又是陈宝琛经手。

溥仪将40件书画赏给了陈宝琛的外甥刘可超。刘用其中的四件向天津盐业银行抵押4万元,其中有《秋山平远图》、《五马图》、《摹怀素书》和《姚山秋霁图》。押款两个月后,刘归还1万元,取走了《五马图》。此后,《五马图》藏于何处、藏于谁手,一直云遮雾罩。二战后还曾被日本藏家宣称毁于战火。70余年来,《五马图》再无消息。其珂罗版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图书馆。

朱省斋在《海外所见中国名画录》(香港新地出版社1958年)一书中记载,任职于京都国立博物馆的岛田曾见此作。书中说,李公麟名作《五马图》卷,曾为日本某私人收藏家珍藏。但密不示人,几无知者。后来竟毁于“二战”战火,仅有珂罗版图片传世。岛田曾在战前见到过这件稀世名作,也是唯一亲眼见到过原作的学者。

李公麟被誉为“白描第一人”,本次东博展出《五马图卷》为纸本墨画淡彩。不过,乾隆在画中跋上说,第五匹马非李公麟原作,未知真假。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18052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