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特习会”前瞻:特朗普的关键时刻
日期: 2018/12/02 14:06 阅读: 169
英国《金融时报》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在本周末于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20国集团(G20)峰会上共进晚餐,特朗普周四对此次会晤可能就美中贸易达成的协议表达了他的矛盾心情。“我认为我们非常接近与中国做点什么,”在离开白宫前往阿根廷之前,特朗普对记者说,“但我不确定我想这么做。”

在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内有过很多关键时刻,从他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埃菲尔铁塔共进晚餐,到他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再到他与朝鲜独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在新加坡举行历史性的单独会面。然而,本周六晚上他与习近平的会晤可能会让所有这些会晤都相形见绌,且特朗普可能承受不起任何失败的感觉。

特朗普已使对华贸易战成为他总统任期中的一个标志性特征,他誓言以一种前几届美国政府理解不了的方式,重新平衡两国经济关系——为美国工业复兴奠定基础。
中美官员已讨论过,如果两位领导人达成停战协议,双方将举行新一轮会谈,中国副总理和最高贸易谈判代表刘鹤将在下月率领一个代表团前往华盛顿。


但在准备与习近平摊牌之际,特朗普本身却处于守势:在中期选举中,他所在的共和党在众议院遭受重大损失,这对他在2020年争取连任是一个警示信号;他原来的律师刚刚承认,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所作的指控中,他在一宗俄罗斯房地产交易的事情上向国会撒了谎;他为向习近平施压而采取的保护主义政策面临越来越大的成本。

本周,美国最大汽车制造商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宣布大规模裁员和关闭数家工厂,并将部分原因归咎于特朗普的关税。还有许多美国企业都在抱怨成本上升,并警告说,它们无力承受贸易冲突进一步升级的影响。

“他在国内全是坏消息,所以他会期待取得一个胜利,”一位关注此次会晤的前白宫官员说。“我们很清楚他那凭空制造胜利的能力。”

特朗普和他的政府官员在峰会前大多言辞强硬,称北京方面尚未在贸易谈判中做出任何实质性让步,淡化达成一项有意义的协议的前景,甚至威胁要加征新关税。在周四登上“空军一号”飞往阿根廷之前所发的另一条推文中,特朗普表示,对华关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白宫并不掩饰峰会本身的重要性。正是特朗普在11月1日致电习近平,重启陷入停滞的谈判,为阿根廷的关键时刻创造了条件。

“这是一次重要会晤,事关重大,”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说。他补充说:“特朗普总统在谈判方面成就斐然,他知道如何用事实和直觉应对此次会晤。”

近几个月来,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有一个优先任务,就是争取建立一个由美国传统盟友组成的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为他在谈判中增加筹码。不过,尽管欧盟和日本对中国被指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与美国有着许多共同的担忧,特朗普却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来树立自己的信誉。特别是,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一直威胁对进口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加征关税。

本次“特习会”是特朗普总统任内最关键的时刻之一,但在准备与习近平摊牌之际,他在国内和国际所处的形势不利。


特朗普还将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分别举行双边会晤,但任何有关加大对中国施压力度的讨论,都可能被汽车关税问题蒙上阴影。

“我并不认为他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后,会与安倍、默克尔、马克龙和英国的特里莎•梅(Theresa May)站到一条线上,说我们来形成一个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主席伊沃•达尔德(Ivo Daalder)说。

与此同时,特朗普外交政策中的其他支柱也在动摇。在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再度陷入紧张之际,特朗普寻求与普京改善关系的努力又一次遭遇挫折,迫使这位美国总统突然取消了与俄罗斯总统的双边会晤。

这次G20会议也将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自异见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杀后首次在重要国际场合露面,卡舒吉事件使特朗普为抗衡伊朗而与沙特加强关系的努力变得复杂化。


即使对习近平,特朗普也感到失望,因为他去年在海湖庄园为说服这位中国国家主席达成协议所作的努力迄今事与愿违。

“2017年他在每个人身上都做了投资,而如今他们却在给他制造麻烦。”达尔德说的是普京、习近平和萨勒曼王储。

在斟酌与习近平可能达成的协议时——在理想的情况下,该协议将包括建立一个新谈判的框架,可能还包括暂缓征收新关税——特朗普还必须应对手下顾问们一贯的分歧。

库德洛与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一直在推动特朗普达成协议,然而,众所周知,颇具影响力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对华强硬人士,都不愿对北京方面做出让步。

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也对中国持强硬立场,从其最近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上的表现可见一斑。资深民主党参议员,包括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告诫特朗普不要屈服。

他们表示:“如果中国未能做出真正的让步,我们奉劝您不要为了达成一项软弱且毫无意义的协议而退让。”

能否与习近平达成一项化解贸易紧张的协议,最终将取决于美国总统的判断,此人既让人不可预测又爱冲动。

“一个正常的总统可能会感到压力……但特朗普认为他占着上风。”立场保守的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负责外交和防务政策研究的副所长丹妮尔•普莱卡(Danielle Pletka)说。

“我怀疑唐纳德•特朗普怎样都会感到满意,他乐意与中国人做交易,也热衷于抨击他们。”
译者/何黎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99/17985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