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朱惠:日语教室轶事(三)
日期: 18年10月2期 阅读: 237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日语指导员这个特殊工作,我已经做了19年了。所沢市教育中心日语教室有十多位来自7个国家的日语指导员,其中来自中国的有4位,所以,我很珍惜缘分,认真指导与我有缘的每一个中国孩子。
我的生命中离不开学校,家门前就是一所小学,平日里,校园里悦耳的歌声,孩子们的嬉笑声,运动会的喧闹声......陪伴我在这里生活20多年了。
去年2月下旬的一天,突然接到门前小学教导主任的来电,告诉我从中国来了一个2年级学生,很活泼,不会说日语,常跟同学发生冲突,让我去看一下。我感到很意外,因为按常规都是先由教育中心联系我的。
第二天我来到了学校,一位经验丰富的班主任向我介绍了情况,并反复强调这个中国孩子很好动,然后把我带到教室里去观察。初见龙晓轩,一个眉清目秀来自湖南的小男孩儿,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了我一眼,就继续忙自己的事了。他聪明机灵,动作敏捷,身穿一件淡黄色毛衣,两袖有点儿脏。日本小学生冬天大都穿运动球衣上学,下身穿着短裤,校内大扫除时跪在冰凉的地上擦地,在操场上玩耍时也会弄脏衣服,穿运动服可以每天洗涤,而中国来的孩子都穿得很暖和。记得有一次,接到一个来自东北小女孩儿,秋天里竟然穿了三条长裤,开课式上,班主任要我向家长说明,日本冬天上体育课,学生在操场上也穿着短袖短裤体操服顶着寒风做运动的。家长为难地说:“孩子在中国让爷爷奶奶宠坏了,要慢慢地减少衣服。”然而,开课式结束后家长一走,班主任就让女孩脱下两条长裤,在校园里只能穿一条。
我一边观察着晓轩,一边环视着教室里每个学生的状态,这时,一个高大的绅士映入了我的眼帘,他身着黑色西装,通常在小学里只有校长穿西装,老师们大都穿运动服。他面容慈祥,一双大眼睛和蔼地注视着我,似曾相识,我搜索着记忆,却想不起他的名字,在哪儿见过。
“我是本田,几年前在教育中心担任日本语教室主事,现在是这所学校的校长。”听着绅士校长的介绍,看着他慈祥的眼神和有点儿浑浊的眼珠,终于在记忆深处搜索出一张英俊的面庞,却难于跟眼前的面容吻合,这两年他怎么老得这么快呀!
校长拉着晓轩的手,让我跟着一起来到会议室。宽敞明亮的会议室中间有两排长桌,被四周的椅子紧紧围住。校长放开了晓轩的手转身去关门,就在这一瞬间,晓轩像一匹挣脱了缰绳的野马,放开两条小腿围着桌椅奔跑起来,校长和我叫停他也停不住,接着又踏上底部有轮子的白色黑板下侧的横杆,载着白板当小车,围着桌椅开动起来,太疯狂了!这孩子这么野性,怎么教呀?我不由担心起来。校长突然一把拽住晓轩把他轻压在自己的腿上,手臂紧紧抱住他,继续以和蔼的语气跟他说话,希望他能安静下来。我就赶快问了晓轩几个问题,老家在哪里?什么时候来日本的?现在住在哪里?家里有谁?
晓轩一边挣扎着想挣脱校长,一边断断续续地回答着我的问题,当我问到爸爸做什么工作时?那张清秀的小脸突然愤怒地皱起双眉:“我没有爸爸,不知死到哪里去了,从来没见过。”不知死到哪里去了,我听着感觉是在学妈妈的咒骂。

下课铃响了,校长放晓轩回教室去,刚才太用力了,显得有点儿疲惫。他拿出一个信封,认真地对我说:“这是今天的谢礼。马上要放春假了,4月开学,请你来指导龙晓轩日语,这孩子太好动了,请多关照。”
我告诉校长,无独有偶,其实几年前我也在这个会议室里指导过一个来自中国的一年级男孩儿。那时本田还没当校长,那个一年级生在日本读过幼儿园,日常会话说得很好,国语课文也基本理解了,但是发音不好,五十音图中ta行和ra行,他的发音都是ya行,而且有多动症,上课时喜欢围着桌椅奔跑,实在控制不住他,我就规定他学习15分钟跑两圈,再继续学习。但是无论怎么纠正发音,他还是发出好几行“牙、衣、有、诶、哟”,我让他把嘴张大,伸出舌头给我看,终于发现他的舌头背面的筋长得超前,吊住了舌头,说话时舌尖碰不到上颚,这状况再练习,发音也不会好。于是我把教导主任叫来确认,教导主任仔细听了一年级生的发音告诉我,他自己的儿子小时候也是吊舌头,四岁时开了刀好了,现在20多岁了,说话正常。于是,日语课上要帮着说服家长去医院动手术,孩子母亲听到要开刀很惊讶,我问她,生活了多年,家长怎么不知道孩子的舌头是吊着的?她告诉我,自己在IT公司工作,孩子由办来日本定居的外公外婆照顾着,大家觉得孩子话说不清楚却很可爱,以为长大了会好的。通过教导主任的帮助,暑假中一年级生手术成功了!现在我又遇到一个围着桌椅奔跑的孩子,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回到家里,我的心情不能平静,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本田校长让我分不清楚的两张脸,思绪万千……
所沢市教育中心有几个部门,除了派遣日本语教室讲师和外籍英语教师AET,还有心理健康相谈室,视听障碍教学支援,电脑教育研修以及培养教导主任和培训教育学专业毕业生取得教师资格等等。要成为一名教导主任必须在各个部门担任一年以上的负责人,熟悉各种特殊教育课程。所以,我工作至今,记不清日本语教室变换了多少任负责人—主事。
本田担任日本语教室主事时,派遣我去指导两个来自中国北方的初中生。其中一个男生小海随母亲再嫁日本人而来到这里与我相遇。正值反抗期的他接受不了日本养父,日语表达不清的母亲常跟养父争吵,甚至动手打架。文弱的小海又气又怕,“老师,昨晚家里又打架了,妈妈被打伤了,警察都来了。我吓得不敢进屋,在公寓大厅的沙发上睡了几个小时,现在很困。”于是我让他在桌子上趴一会儿。
家庭环境严重影响着小海的身心状况,他日语学不进去,上课总想打瞌睡,记住单词就是连不成句,教学进度太慢了!为此,本田主事经常来学校视察我们,闷热的黄梅天,他走进教室马上脱去黑西装拿出手帕擦着那张英俊的脸,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们,坐了几分钟站起来踱了几步就走了,也没留下什么指示。倒是忙碌的教导主任想出一个方法,让小海每天吃完午餐到办公室向教导主任说一句日语。小海很紧张,问我每天说什么好?我说,你可以把日语课中学到的例句背下来跟教导主任说。于是,小海吃完午餐对教导主任说:“盒子里有两只苹果。”教导主任不知道这只是学过的一个例句,就在办公桌上找起了苹果......
春假很快结束了,当我再次走进门前小学,已经换了校长。“本田校长调去哪个学校了?”事务员告诉我,本田校长住院了,晚期肾癌。我震住了,原来是病痛折磨着他改变了面容,但是,痛苦并没有改变他那慈祥的目光……一个多月后,本田校长去世了,他的两张脸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日语课开始了,龙晓轩却没有奔跑,安静了很多,日语学得很快,难道是本田校长在天堂里关注着我们给我们的力量吗……
日语课还在继续,期待着龙晓轩和其他孩子们早日适应日本的学校生活,也希望他们能以自己的生活体验将来为日中友好尽一份力量,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坚持的方向。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890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