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这件事我们得承认 中国真的不如日本
日期: 2018/08/05 17:50 阅读: 326 评分: 10.00/1
新闻来源: 上观新闻

  出生率过低是近20年来日本劳动人口减少、社会保障供给不足等诸多社会问题的根源。因此,应对少子化成为日本重构社会保障体系的突破口。

  从1994年推出“天使计划”,到2017年底推出以“育人革命”和“生产性革命(工作方式革命)”为两个驱动轮的“新经济政策包”,二十多年间日本提出了众多应对政策。

  1。政策之一:消除年轻人对婚育经济负担之忧

  包括推进生涯教育、职业教育,从小培养和开拓孩子的职业意识和能力;

  修订《年轻人启用促进法》,帮助应届生和历届生实现多渠道就业;

  推进非正规就业对策,解决非正规就业待遇不公问题;

  通过不征收赠与税的方式,促进老一代对年轻一代的经济支援;

  公营住宅优先考虑满足育儿家庭需要;形成全国性支援结婚机制等。

  如针对年轻人就业率逐年下降现象,从小学起就推行生涯教育、职业教育,让小学生参与创业体验、初中生参与职场体验、高中生进行短期实习,使孩子们从小就知道人生有多种选择。


  在高等教育阶段,文部科学省于2010年修订“大学设置基准”,要求从2011年开始,所有大学和短期大学都要培养学生具备毕业后提升自我资质、职业自立的能力。2015年实行生涯教育的大学有723所(占97%)。

  开设培养勤劳观、职业观科目的大学,从2009年的491所(占67%)上升到2015年的650所(占87%)。

  又如,鼓励老一代对年轻一代婚育的支援。

  从2015年起至2019年末,对祖父母等对孙辈的结婚、育儿资金一揽子赠与,不征收相关赠与税。

  这一制度在2016年税制改革中成为非征税对象的一部分,对象范围明确化。此外,2013年4月开始至2019年3月31日,为促进以支援育儿为目的的金融资产代际间流转,对祖父母等对孙辈的教育资金的一揽子赠与,不征收相关赠与税。

  再如,运用结婚新生活支援事业费补助金,对夫妇结婚日未满34岁、家庭收入不满340万日元的新婚家庭,结婚用房的购置费或租金和搬家费用,予以上限为30万日元的补助,其中国家和地方政府各出一半。

  2。政策之二:提升育儿援助质量

  日本从2015年起实施“儿童、育儿支援新制度”,创设了对认定儿童园、幼稚园、保育所共同的财政支援(设施型支出),以及对小规模保育的财政支援(地域型保育支出)。

  根据地方实际充实对儿童、育儿的支援,如地域育儿支援据点建设、托管服务、婴儿家庭访问、养育支援访问、育儿短期支援、育儿援助活动,延长保育、病儿保育、放学后儿童场所,孕妇保健等。

  “待机儿童”是困扰育儿夫妇的大难题。近年来日本25至44岁的女性就业率年年上升,保育院所利用申请数随之上升,到2017年4月,仍有26081名“待机儿童”在等待空位,比上年同期增加2528人。

  日本政府因此推出“育儿安心计划”,提出为支援东京都为首的有愿望解除“待机儿童”问题的地方政府,在2018到2019年度末的两年间,将新增22万人的接纳能力,并增加相应的财政预算。

  最迟至2020年度末的3年间解决全国的“待机儿童”问题。

  据判断,从2018到2022年5年间,日本女性就业率将达到80%,要求保育院所形成约32万人的接纳能力。同时还需要新增7.7万名保育士。

  为此,日本计划在改善待遇、取得新资格、持续就业、离职者再就业等几个方面进行综合支援。

  在2017年度预算中,将保育士待遇提高了2%。除了统一提高待遇,为提高保育士的职业技能,还给予有7年以上经验的保育士每月4万日元、3年以上经验的每月5000日元的补助。

  此外,2017年底政府决定在“新经济政策包”中,加入从2019年4月起,将保育士待遇再提高1%的内容。

  困扰双职工育儿家长的还有“小一之壁”,即小学低年级学童放学后的安全、学习问题。为解双职工家长后顾之忧,2014年文部科学省和厚生劳动省联合推出“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提出灵活运用学校设施、儿童俱乐部、放学后儿童活动场等,到2019年度末,要新增容纳30万人的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确保合计达到122万人的接纳能力。

  据统计,到2017年9月,日本全国1098个市町村建有17615个“放学后儿童教室”,社会各界热心参与,为孩子们举办了学习、运动、文化艺术活动、与地方居民交流等各类活动。

  3。政策之三:以援助鼓励多子女家庭

  包括减轻多子女家庭负担;


  多子女家庭或第三子以后的孩子,可优先利用保育所;

  优先利用公营住宅;

  开展支援多子女家庭的“育儿支援护照事业”等。

  如儿童补贴方面,从3岁到小学毕业,第一子、第二子每月补贴1万日元;第三子及以后的孩子每月可补1.5万(有收入限制)。

  为减轻多子女家庭负担,幼儿园、保育院的保育费,在一定范围内实行第二子减半、第三子及以后孩子免费。从2016年起,这一制度又扩大到家庭收入在一定数额以下的、不论兄姐的年龄,如果是单亲家庭,第一子半费,第二子及以后的孩子免费。

  非单亲家庭的,第二子半费,第三子及以后的孩子免费。从2017年起,这一制度再加上了一条:市町村民税的非征税家庭,第二子完全免费。

  家庭收入在一定数额以下的家庭,扩充减轻单亲家庭负担的措施。

  4。政策之四:改善育儿职工就业环境

  为应对少子化,日本推进工作方式改革,让男性参与到育儿和家务中,使女性保持工作与生育、育儿的平衡。

  如政府部门除了对中小企业提供具体的建议、指导外,还对减少加班、落实带薪休假、导入工间休息制度等并取得成果的中小企业,予以“职场意识改善助成金”(2018年度改名为“工作外时间等改善助成金”)。

  又如,为促进男性休产假制度,2010年以来根据《育儿护理休业法》实施了一系列有助于落实男性休产假的规定。

  不过男性产假实现率仍然很低,政府在2015年“少子化社会对策大纲”中提出到2020年要达到13%的比率,但2016年只有3.16%,日本男性花费在育儿和家务上的时间为发达国家中最低。

  为此,日本采取对促进男性员工取得育儿休业的企事业主予以“支援兼顾(工作和生育)助成金”和“生育时兼顾支援课程”的资助,希望改善这种状况。

  再如,通过“支援兼顾助成金”的补贴,改善育儿职工能持续就业的职场环境。

  2017年“支援兼顾助成金”内容包括:配偶生育8周内开始育儿休业的男性职工;

  育儿休业结束回归公司或重返职场的;

  因怀孕、妊娠、育儿和护理原因退职者,通过再就业制度重新就业;在单位设置保育所以方便育儿职工。同时,对《男女雇用机会均等法》《育儿护理休业法》等进行修订,增加了防止上司、同事以及职场对怀孕、妊娠、育儿和护理的干扰的内容。

  2017年将这些作为雇主应尽的新义务作了明确的规定。同时,在地方政府设置干扰对应特别商谈窗口,以加强政府对相关争议的调解。

  5。政策之五:协助地方强化应对

  为应对少子化问题,日本加强对地方的支援,根据地方不同的情况强化应对之策。包括中央政府通过“地域少子化对策重点推进交付金”,对地方政府建设以结婚、妊娠、生产、婴儿期等为中心的温情社会等举措予以支援。

  通过“地方创生推进交付金”对官民协作、地区间合作、政策间协作等予以支援。

  如,在加强地方合作方面,2016年开始的“育儿支援护照事业”得到全国47个都道府县的响应。地方政府向育儿家庭颁发“护照”,持此“护照”可在赞助企业、店铺购物、饮食等方面获得对育儿家庭的各种打折、优惠等服务,以及携带婴幼儿外出时商店提供哺乳、换尿布场所、冲奶粉的开水等服务。


  通过这项事业,减轻育儿家庭的经济负担,在全社会形成支援育儿家庭的机制。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57/17794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