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石金楷:深深的足迹
日期: 18年07月1期 阅读: 199

  石金楷

日前,在东京参观了由“中国残留孤儿问题研究会”主办,市田谷区和哈尔滨市日本遗孤养父母联谊会协办的《中国残留孤儿足迹展》。虽然已经过去多天,但是那些泛黄的照片,卷边的《新华字典》,穿越时间长河而保留下来的《伟大祖国》,《新中国》读本,日侨归国时的“乘船名簿”,欢迎标语,漆面斑驳的饭桌和厚重的译文手稿时不时浮现在眼前,令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2015年11月12日,中岛幼八在东京神保町的教育会馆举行“跨越国界的母爱—日本人残留孤儿和中国养父母历史展”上。 张石摄影

展览以著有回忆录《何有此生》一书的日本遗孤中岛幼八先生的人生轨迹为主线,讲述了一名日本遗孤从被中国养父母收养到回日本定居,再后来积极投身于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群众运动和为中日两国交流事业无私奉献的曲折人生经历。
我与中岛先生相识于2016年,当时我来到日本两年多。作为长野县满蒙开拓平和纪念馆的客座研究员,我应邀去开研讨会,与中岛先生巧遇。在此之前我已经拜读过他的回忆录《何有此生》。

中岛先生身材不算高挑,不过言谈举止间充满了睿智和友善。虽然已经步入古稀之年,但仍然是非常有气质。一身考究的西装更加彰显他的智慧与干练,一副金属框架的眼睛,颇有学者风范。

应先生之邀我们在一家和式餐馆共进晚餐。一瓶清酒配以生鱼片,时令鲜蔬,炒牛肉外加两碗当地的特色小吃荞麦面。由于中岛先生常年从事翻译工作,我们之间没有语言障碍,使我们相谈甚欢,顿生相见恨晚之感。我首先对回忆录《何有此生》的出版表示了祝贺,接着向他介绍了哈尔滨市日本遗孤养父母联谊会的相关情况。中岛先生说他访问哈尔滨时参观了联谊会设立的《中国母亲展》,他提出了宝贵的建议,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中岛幼八,1942年出生于日本东京,父亲在洗衣店任职,母亲操持家务。家中还有一个大他6岁的姐姐,一家人过着平凡而宁静的生活。然而这种生活在“大东亚圣战”“满蒙开拓”的喧嚣中结束了。他的父亲中岛博司在1943年报名参加了东京组织的“第10次长岭八丈岛开拓团”,带领全家乘坐客轮“白山丸号”经过朝鲜来到中国东北,最后在当时的牡丹江省宁安县安家落户。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战局吃紧,兵员短缺,日本政府做出的“参加开拓团不需服兵役”的承诺成了一纸空文。中岛幼八的父亲在1945年7月26日接到了征兵通知,离开了怀孕6个月的妻子和一双儿女,从此杳无音讯。

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日本关东军溃不成军,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大批的日本开拓团团民有的为了寻找回国机会,向大城市集中逃难。有的滞留当地,陷入饥寒交迫的境地,有的则是集体自杀以求解脱。

滞留在当地的中岛一家,因为长期的缺衣少食,中岛幼八的母亲和姐姐都已经瘦得脸色发黑,年仅三岁的中岛幼八更是瘦得皮包骨头。看到这样的情况,再熬下去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中岛幼八的母亲做出了一个艰难的选择:把孩子送给中国人养活。经人介绍中岛幼八最初被送给了宁安县沙兰镇的一户人家。患病多日的中岛幼八哭闹不止,引得邻居都来看热闹,这家人担心养不活这个孩子,打起了退堂鼓。这时在看热闹的人群中走出一个妇女,一下子把孩子抱了过去,并说:“这条小命多可怜,你们不要的话,我拉扯!”说着就把自己的脸贴到了孩子的脸上,匆忙地抱回了家。

这个妇女叫孙桂琴,是沙兰镇的接生婆。她略通医术,在她的精心照料下,中岛幼八消化不良的毛病消失了,能吃饭并且慢慢地变胖了。孙桂琴的丈夫叫陈玉贵,他们夫妇成了中岛幼八的养父母,他们给他起了一个中国名字叫陈庆和。
中岛幼八在中国的成长过程曲折而坎坷,但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他的第一任养父陈玉贵在冬天要到山里拉柴禾,每次深夜回来养母都会为丈夫准备平时难得一吃的面片汤。这时中岛就会被叫起来,同养父一同分享这难得的美味,养父还会把碗里的肉夹给他吃。

然而养父陈玉贵在一次意外中被疯狗咬伤,不久后驾鹤西去。养母后来嫁给同村的李希文,也就是中岛幼八的第二位养父。他的名字也从陈庆和变成了李成林。第二位养父待他很好,中岛在12岁的时候患了浮肿病,养父母吓坏了。他们四处求医问药。听说离家几十里外的和盛屯有个中医大夫能治这个病,养父母将他抱上牛车拉着他去看病。中岛幼八至今还记得养母眼含热泪地大夫向央求的那句话:“救救我的孩子……”经过几次治疗,他的病全好了。在第二个养父的家里,他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代,一直到小学毕业。

随着中岛的成长,养母开始为他的未来着想了。不能总在乡下了呀,一定要让孩子看看外面的世界!就这样养母带着中岛投奔到了自己女儿所在的大海林林业局,在那里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和有趣。不久后中国的姐姐为他找到了第三位养父赵树森,他的名字又从李成林改成了赵成林。中岛幼八觉得养父赵树森特别伟大:“当时在天津塘沽做苦力,累的背都弯了。后来闯关东来到东北,给一家日本人做长工。日本战败后,养父又帮助安置这家日本人的三个小孩,后来又养育了我。”中岛幼八记得养父赵树森为他做的小鸡炖蘑菇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养父也对他谈起日本的羊羹很好吃。多年后中岛幼八回到故乡养父的坟前,还特地从日本带来羊羹。

在这里还要提到中岛与生母的离别。1946年8月,也就是日本生母将小幼八送给中国人后的第二年,中岛的生母和姐姐要被遣返回日本了,生母想带他一起走,但是养母舍不得。最后实在争持不下,只能由政府来裁决。让生母和养母各站一边,他站在中间,自己来选择。最后他跑向养母一边,生母只能伤心地离开。

3岁到16岁,是一个人成长的最关键的时期,这13年,中岛幼八都是在中国度过的。1955年中岛幼八的生母通过去日本访问的中国红十字会再次找到他,希望他能回日本。但中岛表示由于不认识原来父母,又不懂日语,坚决不回日本。并说“如果送我到火车上,也要跳车跑回来。”因为在他的印象里,日本很可怕,都是凶恶的侵略者。

中岛幼八16岁那年,他遇到了一个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他在太平沟小学时的梁志杰老师。有一次梁老师和他聊天,问他在日本还有什么亲人,是否愿意回去。中岛说,在日本只有母亲,从不记事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没有见过,可以说一点感情也没有。论感情的话,我倒是特别想我养母。梁老师说:“你的心情可以理解,这本身就是一个可悲的事实啊!血肉相连的亲骨肉被战争拆散,这是多么惨烈的历史!最近中国和日本的关系更加恶化了,这是十分令人担忧的。你如果回到日本,能为中日友好做出努力,那该是多么值得高兴啊!

梁老师的一席话让中岛幼八思绪万千,是啊,能为中日友好做一点事那该有多么有意义啊!他决定回到日本,实现梁老师对他的期望。1958年,在中日两国民间团体的帮助下,中岛幼八作为第二十一批归国日侨中的一员,离开中国回到了他的家乡。

中岛幼八刚回到日本时,因母亲改嫁,他住在继父家中。不仅不能用日语与人交流,饮食习惯也不适应。在半工半读的时候没有稳定的收入,只能住在仓库里。他一度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中岛思华,他苦苦的思念中国的家。但是在那个年代,中日两国还没有恢复邦交,不能自由往来。

生母理解他的心情,经常用半生的中国话加上纸笔与他交流。从与生母的交流中,他逐渐了解到了家族的苦难史,也理解了生母当时无奈的选择。他怀着为中日友好事业做贡献的强烈愿望,开始拼命学习日语。高中毕业后,1966年进入日本中国友好协会总部事务局,主要从事翻译工作,全面投身于中日友好事业的群众运动中。1972年中日邦交实现了正常化,他原本打算开一个专营中国图书的书店,继续为中日友好做事,并到有关书店实习,后来因缺乏资金而作罢。在妻子与友人的建议下,他注册成立了自己的翻译公司,继续为中日两国的交流服务。他先后为廖承志,唐家璇等国家领导人做过翻译工作。一次在陪同日中友好协会访问中国时,邓颖超握着他的手说:“你的汉语讲的这么好!”他解释说:“您过奖了,我是在中国长大的!”虽然身在日本,但他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中国的养父母,直到1976年才得到机会回到东北。那时他的养母已经去世,自从他离开中国,母子俩只通过一次电话。他的养父李希文还健在,他们在宁安县一起住了一个晚上,后来李希文在福利院去世。1987年,他专程回东北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将养父的骨灰与养母合葬。他的孝行在当地被传为佳话。

69岁时,中岛先生退休。“我这一辈子是怎样走过来的?”他常常自问。而这一切也是促使他在70岁时写回忆录《何有此生》的动力。

2015年,他的中文版《何有此生》由生活书店出版发行,他将日本的“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这句话写在书的序言里。该书出版后引起了读者的关注,一些民间团体和友好人士不断邀请他做讲演或者报告,他不管多忙都一律答应。2016年他发起了中国残留孤儿问题研究会。2017年4月,他组织了由25人参加的“清明节中国旧满洲谢恩和巡礼之旅”,在哈尔滨市慰问了三名健在的中国养父母,同哈尔滨市日本遗孤养父母联谊会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为了筹备《中国残留孤儿足迹展》,近半年的时间他都没有休息,在展览开幕前的一周,因劳累过度摔倒了,肋骨骨折。他忍着伤痛坚持完成了筹备和展出工作。
在展览期间,中岛先生还主持了纪念演讲会,哈尔滨市日本遗孤养父母联谊会名誉会长胡晓慧和岐阜大学平和学讲师今井雅巳氏作了发言和演讲。在纪念演讲期间,还展出了《中国母亲展》和《侵华日军731部队陈列展》。

中岛幼八先生说:“比起那些死去的日本遗孤,我是幸运的。是中国养父母给了我新的生命,是我的中国老师奠定了我人生的信仰与追求。在这里我要说一句话:谢谢中国!日本遗孤的历史不该被遗忘,中国养父母跨越国界的人间大爱应该被日本人民永远铭记!这也是我写回忆录和举办这次展览的初衷。”

听过他的话,我很感动。我也衷心希望中日两国人民友好相处,增进了解,信任和尊重,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也衷心希望中岛先生的愿望得以实现,在他追求和平友好的旅途中留下新的足迹和成就!

注:本文作者为哈尔滨市日本遗孤养父母联谊会秘书长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3/17740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