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郭京会:清明时节
日期: 18年04月2期 阅读: 222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郭京会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是我有一次一个人在位于北京昌平的大墓地,给爸爸妈妈、前夫及义父、大哥的墓地扫墓献花时的真实写照,只是那是秋季的一天。

早上从留宿的三哥家出来时谢绝了三哥三嫂陪伴的好意,在探望了义母后,又谢绝了义姐同行的好意。因为从多少年前给母亲扫墓时我就曾经一个人去过,似乎自己对这条给亲人扫墓的路已经熟悉了。

大家、小家、亲戚家,几家故去的亲人,都安葬在一个名为佛山的平民墓园。这里环境优美,与清“七王坟”的栾环的园寝及“九王坟”的奕惠的园寝为邻,也算是名山宝地。

这佛山墓园的大山坡上有个大大的很远就可望见的“佛”字,是嵌在山石上的。据说是当代著名书法家松阳先生书写的17米见方的大字,字体刚健有力、气吞山河。而佛山的顶峰有一座建于宋朝的上方寺,从古至今、香火旺盛,尤其是“四月香季”,上山拜佛许愿还愿的人络绎不绝。当庙里钟声环绕山谷时,鸟兽皆驻足倾听流连忘返。山下则千亩果园,鸟语花香。

故去亲人们逝去时期相距二三十年,其实是分开在墓园先后开辟出的巨大的三块山坡和平面墓地的。

曾有几次在清明节前后和哥姐们分乘两三辆自家车,带上大量准备好的鲜花及扫墓用具,浩浩荡荡地来佛山墓地给亲人扫墓,墓园大门的里外是车堵人沸,热热闹闹如同赶集赶场一般。

新老墓园都整备得非常整洁,管理得非常有序,遇到的工作人员都很客气有礼,办事问事往往都很顺利,以往来过的扫墓过程一向都很满意顺心。

入口处许多卖摊及墓园管理人员多是附近北京近郊农业户,特别是旺季会聚集而来。这里大面积地建成了墓园,应该是造福于北京市民,造富于村民的大好事。

这次我一个人,每到一处,因是扫墓淡季,在墓园入口处仅有的一两家小卖摊上买好鲜花及扫墓用具后进入墓园。 我想一个人来,因为和大家一起来时,要排队轮流献花,和每个故去的亲人说不上几句想说的话,更不能说到心痛处痛哭流涕。我平日里很少因自己的事掉眼泪,今日里,憋足劲想来这无人的墓地大哭一场的。

三块墓地分散,在空旷的墓地里按图索骥地寻找自己亲人的墓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进入一块墓地之前,将自己脑中的亲人们的墓碑位置的印象再去管理墓地的事务所去核实了一下,基本上都快速准确地找到了墓石所在。

在一处墓园前的卖花店前,也许是我心情极度悲伤凄凉,竟引来卖花人眷养的两条像狮子状巨大的狗的扑咬,事情之突然、狗的速度之快,令处于举目无人的墓园入口处的我感到极度绝望和惊慌。幸好手中握有探望义母时获得的一卷她练画的习作,奋力挥舞这纸棒,狗愣了一霎那,狗主人从小店里飞快跑出,高声呵斥才喊住了狗,解救了我。狗主人连说:“两条狗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不听话,女士,你一定不是本地人吧?”这狗是闻出了我的异乡气息了吗?还是我隔了太久才来给故去的亲人们扫墓献花?

我早已惊吓得精疲力尽、魂不守舍。振作精神,进入墓地,不顾遥远处一个墓地拾荒人的眼神也令我惊悸,淋漓尽致地豪哭一场,将亲人们离后,我的想念我的艰辛我的心酸都哭得一干二净,直到天暮。

巨大狗的存在和超大型空旷的北京墓场让我感到了可怕,我是再也不敢一个人前去扫墓了。

事情还没有完结:当天傍晚回留宿的三哥三嫂家,向行人边问路边走进不太熟悉的大院门,突然从黑暗的树荫中飞奔出一条巨大的狗,和早上的两条巨狗同样属于那种像狮子一样的巨型狗、对着我扑过来,事情还是太突然,手中的画纸已不成棒,黑暗中我无法防备,狠狠地绊倒在缓冲坎上,再次感到绝望……这时跟着狗从树中冲出一位年轻的女孩,和早上的狗主人一样,连声喝住大狗,并不解地说:“它从没有这样扑向过行人的!女士,您一定不是这个院里的人。”

我一天两次惊魂未定,好不容易才拖起摔破的腿,已顾不上说:“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要命的事,而且一天两次!”我琢磨,这狗必定是看出我心中非同小可的凄凉落魄,狗一向是欺负落魄潦倒之人的。

好在瘸拐了两步已看到在楼下站着微笑地等我回家的三哥。三嫂三哥温柔的关怀照顾,释去了我的惊慌和疲惫。

至今难忘这蹊跷之事,难道狗的确是能看透人心情、专咬落魄潦倒的人吗?我可是不顾自己害怕动物,曾经在大地震后照顾了一条无家可归的年迈小狗很多年的人啊!那时,的确感到它很通人性,它对我的依眷让我十分喜爱它,曾带它去山梨、静冈、金泽、轮岛、白川乡、京都等地旅游,它一路乖得就像个小孩子。

不管怎样,时间是良药,治愈了因亲人们的离世而受伤的心,也治愈因亲人们的不在,最初的几年无法克服的心灵上的孤寂。而且,自己努力地生活,似乎感受到了亲人们关爱的目光。我终于从失去亲人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现在,清明时节,我在日本缅怀逝去的亲人,今年计划秋季的九月份回北京。九月、好像上次也是在九月份......我要记住邀请上家里亲戚一起去扫墓,尽管我知道他们在清明时期一定已经去过,但我更知道他们一年中会多次去扫墓,也就没有了相邀之难。

谁又不是呢?从25年前来日本后,先是每年回北京四、五次,每次回京,都会去我来日前、73岁时逝去的母亲的墓地扫墓。现在我已年近六十,虽然每年回京一两次,但除了约见亲戚朋友外,扫墓更是一个最重要的内容。

听说北京在今年清明终于下起了一冬未下的大雪,这大雪将解掉多少大地的干渴!就像我那次的有惊无险一样,也许是故去亲人们的在天之灵保佑着我们这些凡世吧!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606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