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杨志宽:丁玉小弟
日期: 18年03月2期 阅读: 221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丽君苑 杨志宽

2015年10月22日下午,在北京的环球唱片公司欧丁玉先生的办公室里,我和日本女作家平野久美子沐浴在阳光里。北京的天气,一年之中其实最好的就是10月份一个月,那天高层办公大楼外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扑进来,洒落在我肩头。我对面是明姐的弟弟,欧丁玉先生,英文名字叫麦克尔。他带着一顶棒球棒,身穿运动装,笑容和他姐姐一样,非常温暖。

欧先生给我的印象是本人比照片英俊,其实很耐看,随着谈话的深入,会越发觉得他这个人真好。现在回想起来,他和陈慧娴笑起来很像。对的,他就是香港宝丽金唱片公司的音乐监制,当年为邓丽君小姐制作《淡淡幽情》古诗词专辑的邓锡泉先生是他的师傅,他习惯把自己看成小弟。谦逊的他其实是张学友的多年好友,事业伙伴;多年努力为歌手陈慧娴工作过,在学友和慧娴之前,当然他为邓丽君小姐在香港的录音,做了很多助理工作。低调的姐姐欧丽明(明姐)也因为这个因缘,在邓丽君小姐离世后,分别给陈慧娴和张学友做过多年的管家,学友的两个女儿也差不多可以说是明姐给带大。

我先帮忙给他和平野女士做翻译,计划是平野久美子的问题都结束后,我再提问。

欧丁玉回答平野女士做出了如下回答:

《淡淡幽情》这张专辑和我有一丁点关系,当时我是小助理,帮助我的师傅邓锡泉(Tony)来做那个录音。我觉得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作品,它把邓丽君这三个字带到了一个高度,这是之前没有人做过的把古诗词谱曲出专辑,而且这张专辑的质量做得也很好。只要是邓丽君的歌迷,几乎都会购买这张专辑。这张专辑只要再版,就一定热卖受到进一步的收藏。

邓丽君小姐在中国大陆的版税一年都获得多少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是负责版税收入这方面的工作,只是知道《淡淡幽情》一直受到欢迎。

《春云秋梦》据说是《淡淡幽情》的续集,没有做成专辑推出来,对于这个事情我知道一点点。那时候邓小姐对第二张的歌曲作曲不是很满意,又没有找到更好的作曲,就慢慢放了下来,半途而废了。

台湾作曲家梁弘志先生回忆,邓小姐拜托他作曲,把《春云秋梦》做成雷鬼风格,后来不了了之,我觉得给歌词谱曲是非常难,再进一步限制做成雷鬼风格,这会难上加难,或许这是《淡淡幽情》的续集没有成行的原因吧。

根据我的印象,她走之前常在法国生活,法国的音乐风格会影响到她的曲风,过世后出版的曲风,我听了几年前2001年出版的《忘不了》专辑,她后期应该受到节奏布鲁斯(R&B)的影響,觉得她后期的音乐风格应该是偏向于有节奏的,后期很多录音在巴黎制作,一定受到法国的影响。

至于和罗大佑的合作,是和人生,生活有关的歌曲,如果和罗大佑合作应该也是走向乡土人情,社会问题等方面的风格。邓小姐比较关心的仍是中国大陆的问题,不是关心自己是否能热卖。罗大佑的歌贴近生活反映社会,邓小姐如果和他合作,会从情歌路线转向关注社会。

日本对邓小姐的后期歌路改变的理想不太支持,这一点也可以理解。作为唱片公司当然考虑到销售市场,歌手的想法和唱片公司有不一致,这样的情况出现在各地都有。资本主义的社会唱片公司老板也是要看数字的,我自己觉得应该得有自己的主见,在许可的情况下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东西,谈判的时候意志力得够强,这样才有可能实现。她从小就唱小情歌唱了很多年一定会觉得很闷,在她想做新的东西的时候就会有一些迷失。

我觉得从她在乐风唱片的《四个愿望》,《何日君再来》以及后期日本的《偿还》,打动了很多人的心,深深影响了我们的歌曲审美,很重要。可能会有人说艺术性不够强,思想性不够深,但毕竟受到那么多人欢迎,不能否认对大多数人的影响。80年代她在日本有很多畅销曲目,我们自然帮她

做成中文版本,日语国语都受欢迎,香港方面也推出粤语专辑以及《淡淡幽情》,在精力许可的情况下已经做得很好了。《淡淡幽情》对当时的市场而言也是冒险,一方面是她有文化担当,另一方面也主要是在香港乐坛大家都叫她公主,她很有power,她要做,大家就自然都支持她。

80年到86年一路上升,为何87年开始她突然放慢脚步?以我对她的了解,正常一个人一路上升就是想要突破,不知道我自己说得对不对,两个因素:第一是音乐有点迷失,想做新的又不知道要做什么;另一方面是感情上有些混乱,所以她想休息一下。

邓小姐在经济上直到最后都没有问题,我不知道实际上她有多少钱,根据我知道她有很多房产,经济上应该没有问题。据我所知和郭先生出现问题之后那几年感情上一直处于空白期,最后是法国男友,问我姐对邓小姐的感情可能更了解。

在音乐这个行业,歌手和经纪人和摄影师谈恋爱也是正常的事情,我以前的女朋友也是歌手,她在日本也出过唱片。

欧丁玉先生回答我的问题:

我有12个兄弟姐妹。我读到高中没读大学然后读的是电子,然后在银行工作做了5年。后来有个机会去了宝丽金唱片工作去做技术员,从技术员一步步变成录音师。去宝丽金之前和谭咏麟等人已经混到了一起,都是喜欢音乐。有一天和谭咏麟游泳的时候,和宝丽金的工作人员说现在银行的工作做得很苦闷,那个人就是谭咏麟的制作人。他说刚好宝丽金唱片公司招人,所以我就决定去宝丽金工作。我妈开始还不同意,认为我在银行工作稳定,然后买房贷款还比较便宜,从银行到唱片公司工资会变低,只有三分之一。当时1982年我在银行工作的薪水一个月是3000多港币,到了宝丽金只有1200.可是做音乐是我的爱好,所以我就过来了。

爸爸妈妈都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我有两个妈妈,那时候是旧式社会,我们家是种田的,需要很多人口,我爸爸可以娶两个妻子,是我爷爷的意思。是在很短的时期就给我爸爸去了两个老婆,那时候是战乱。我妈妈大概12岁就到了我家,我妈妈生了4个孩子。第一个是女孩儿,然后是我,还有妹妹,还有弟弟。第二个妈妈生了6个,在两个妈妈之前我爸爸还收养了两个孩子,没有血缘关系,是战乱我爸爸觉得那两个孩子可怜。我小时候生活也不苦,没有挨过饿,没有觉得自己很穷。我还有个弟弟也是搞音乐的,是12个里面最小的一个,现在还在做,做舞台处理。

第一次见到邓小姐和我的工作没有关系,有一天我知道她来录音,当我知道后很兴奋,因为我们家都喜欢她的歌,虽然那天不是我的工作范围,我还是去见她,兴奋地告诉她我姐是她的铁杆歌迷。后来我们就一起工作了,渐渐成为很好的朋友,有时候半夜很晚她会打电话给我,会说一两个小时,那时候我虽然还没有结婚,但也有了女朋友嘛,不过没有问题。

麦灵芝和郑东汉(Norman Cheng)是邓小姐在香港的朋友,她和朋友交往半夜打过来肯定都在嘛。在香港,都是Norman和秘书朱迪来对应Teresa(邓丽君)的工作,Norman直接对应Teresa。

印象中我在《淡淡幽情》这张专辑,制作过程中我负责了一小部分,帮助我的师傅邓锡泉(Tony Tang),比如说摆一摆话筒等等。为这张专辑的每一首歌曲找作曲,Teresa一般都不是很介意的,主要都是Norman一手包办了。

我师傅Tony找人谱曲然后做出前期小样儿的磁带,交给Teresa,Teresa在家练习,然后到录音的时候来录音。过程中如果觉得需要有修改的,前期Teresa会和Tony沟通。到了录音的时候,我负责帮忙摆放话筒,特别荣幸。我觉得Teresa和别的歌手有一个不同的特别习惯,她一进了棚,会脱鞋,只穿丝袜,不穿鞋录音。

她会先找地方,根据感觉她决定,会说我今天就在这里唱。我就把话筒摆放到那里,在话筒前放一块地毯,她不穿鞋子站在那块地毯上唱歌录音。其他歌手不会这样,她会先进来找地方,然后决定位置,还有一个习惯就是耳机她不会都扣在双耳上,她是把耳机戴到后面,她要听到她自己真的声音。我觉得她真的很有经验,她脱了鞋子在地毯上打那个律动也会很安静,这是她的特点。(待续)

她十几岁就开始录音了,她的经验能不丰富吗?我的工作是负责放话筒,处理高低。录音棚是宝丽金自己专属的,有时候日本金牛宮唱片公司在香港录音的时候,我也是负责帮忙做录音。我印象最深的《淡淡幽情》,整张专辑我都有参与,我觉得《但愿人长久》这首歌最有印象。你让我比较Teresa和王菲唱这首歌,我当然更喜欢Teresa的版本,因为很有古诗的味道;王菲唱得也不错,但缺少了对古诗的体会。

Tony是Teresa的制作人,我当时只是一个小助理。印象很深的是庆功宴的时候我们有过合影,再后来最难忘的就是我结婚的时候,Teresa来了,给我们唱了5首歌。特别感动,因为你知道在那个婚宴里面想找邓丽君唱歌是多难的事情,一般是多少钱也不会来的。那天可能是她的心情很好,她自己说我来唱歌啊。她唱了《月亮代表我的心》啊,《恰似你的温柔》啊,等歌曲。

我最小的弟弟是我的亲弟弟,他叫欧丁球,他也在做音乐。Teresa对我姐的影响很大,Teresa是她的偶像,是她一生的光辉,是她们俩的缘份。我姐后来帮学友带孩子,也给陈慧娴做过保姆,而且是在我和陈慧娴分开之后。我老婆和陈慧娴关系很好,她们俩还一起出去买东西。现在有空的时候会找她出来一起吃饭,大家都没有问题。

我姐给Teresa做了7年,给学友的孩子从出生带到十几岁,给陈慧娴做了两三年吧。明姐现在年纪大了不做了,脚的手术做得也挺成功。我姐最初给Teresa工作的时候,司机有那一段时间没有及时到位,我姐夫就给Teresa当司机,Teresa在后座去录音棚的路上就是出声练歌,等于是免费听演唱会。我姐的这个回忆我有点儿印象。

香港宝丽金和日本宝丽多的英文名字也不一样,标签也不一样,现在都同属于环球唱片公司。环球唱片的总部在英国,在全世界各地基本都有,应该环球比索尼大吧?各地的环球唱片公司都是兄弟,但是大中华环球管着大陆香港东南亚,大中华总部在台北。我现在环球和嘉禾做顾问,我现在是10天北京,7天香港,其他去别的地方,前几天和学友做了小型演唱会,我现在主要做两家唱片公司的行政方面的顾问。以前张国荣,许冠杰,大陆孙楠的歌曲我也都做过,罗大佑和王菲我也都分别给做了两首歌,是宝丽金年代里。

学友给我的工作状态最舒服,从第一张专辑开始到现在,既是工作伙伴也是私下朋友,这是缘份,难得,得珍惜。Norman(郑东汉)他现在养马,他退休后业余去养了一些马,身体非常棒。偶尔都会在香港出来吃饭,他的儿子郑中基也在做歌,《你的眼睛代表我的心》啦,最初的三张唱片是我帮他做的,在美国做的,那时候他在美国读书嘛。

Norman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很会处理财务,他特别会投资,投资很多东西,他住在甲级,A级,很贵的地方。我还在苦海里游泳,但还好。我结婚之后把所有财务交给老婆保管,她会做一些东西,我也不过问也不知道家里有多少钱,还OK啦,我太太也是香港人,都是缘份。

我没有进入大陆的市场,我是从2006年进来就做了一些和音乐没有关系的东西,跟着嘉禾的老板来做一些互联网,电影院,投资钱的评估,刚好10年左右。我是1997年的时候是第一次来上海,第一次来大陆,做学友的事情。第一次到了上海滩,觉得特别震撼。

大陆开放对所有港台艺人都是一个机遇,能演出的城市大大小小加起来有600个,就算你天天唱也唱不完。我们香港的艺人都是很渴望到大陆来,这是个巨大的市场。我觉得改革开放以后,港台的一些歌曲很影响大陆,近几年韩国的歌也进来了,欧美的也有,日本的没有进来。我觉得将来大陆的歌也会出去,大陆的歌曲比较本土,做出口比较难一点。Teresa对我特别大的影响,只是我觉得我这一辈子认识了这么伟大的歌手,是我特别大的荣幸。她健在的时候把她当成公主一样,她是很好的人,很和善,她那么多年唱歌的经验,也教了我很多东西。我觉得她对音乐的热爱让我感动,真的很喜欢唱歌,她很敬业。在这个行业里,她很尊重同行,守时守约完全不耍大牌。我们说粤语,她叫我Micale,我叫她Teresa,她的粤语比王菲好。她永远是唱歌也好讲话也好都很温柔,我一般和她说话都是通电话,她说话音量比较小,唱歌的时候音量也比较小,录音的时候要特意把音量调高。她说话的时候很专注,音量不大,但容易听懂。

如果她健在,她应该还会做音乐。应该不会做幕后,不会做评委。80年代后期有音乐迷失的那个阶段,现在如果健在应该能找到新的方向,应该能来大陆,在合适的时候也应该能开演唱会。如果健在也应该能来北京。雾霾?对啊,她后期是常戴手套,我也看过她几次戴口罩。

在大陆工作的话,要敬业,尽管有雾霾,北京仍然是中心。我觉得每一个歌手都必须突出自己的特点,邓丽君的特点是细腻的柔美的。其他别的歌手也得有自己的识别度,你自然最好,否则也要创造出来一个。我觉得香港的音乐现在会有点乱了,我觉得先从唱片公司方面做好,唱片公司要求得保守没有让歌手们自由发挥,要求得太多,歌手们渐渐没有了自己风格。现在香港稍微低迷了一些,将来或许会突然出来一个好歌手。

香港仍有言论自由,1997年前香港归属英国管制,1997年后香港人自由言论了,但乱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大家互相攻击,整个社会变得混乱了一些。香港现在的文化就是相互间言论攻击,日本音乐尽量无关政治,香港音乐没有关注某一个点。1997年以后的香港音乐有些迷失了,我希望香港音乐早日重振雄风。

我今年和明姐一起出了两次国,包括去澳洲出席我弟弟家孩子的婚礼,我们俩聊了很多,当然也聊到Teresa。明姐赚钱比我多,机票都是她自己买的。我家就住在大窩口车站,Teresa来过我的家,明姐和我家走路30秒,我在那里住了50年。开车可以直接到门口,走路5分钟就在车站,我们三姐弟就住在那,欧丁球也住在那里。Teresa开那个蓝色的奔驰来我家,来看明姐。我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我退休后会回到香港,仍想做音乐。

离开环球唱片公司的时候,欧丁玉先生安排公司的小弟帮我们的忙,用手机软件交了嘀嘀打车,他健康阳光地在金秋十月的北京街头和我们挥别,难忘的是他非常温暖非常阳光的微笑。邓丽君小姐在天有灵会保佑着他们这个勤劳善良的家庭。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547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