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郭京会:冬季到京都看寺庙
日期: 18年02月2期 阅读: 194

高山寺与神护寺如此之近是我没想到的,有从高山寺出来转到神护寺的游人,也有从神护寺出来再转道高山寺的游人,之间只要走十几分钟的山路。但神护寺所在的山叫高雄山,而高山寺是在栂野山腰上。到神护寺脚下时要跨越一条河,清澈见底,名字叫清泷川。据说这里到了夏天6、7月份,飞着国家指定天然纪念物的萤火虫,是清澈透明的水域才能生存的小生物,给人们带来欢愉。另外一种只在清澈透明的河里生存的生物是鮎鱼,日本人将它烤熟穿在竹筷上举着吃的。夏天里奔这两样东西来高雄山的人很多。河上有渡河吊桥,两岸有多间饮食店。那景色有点像宇治河边的风景,也像冈山城对岸的后乐园后门的情景。但似乎两条河都大些,而这河要小些,它应该是山里的溪水,也许像黄山下面的屯溪那一带,是溪水流。崖上的餐饮店,冬日游人少几乎没有开张的,而夏天的乘凉季节一定很热闹,那风景可想而知。

进高雄山的下午赶上了雪,这比什么都让我兴奋,山里的雪景、寺院的雪景是冬日来京都游览的一个目的。不过,山里不同于城里,过了下午三点才到达山城高雄车站,站在山中,望着掩没着名刹的苍茫山色,还有被雪打湿的石头铺成的空无一人的蜿蜒山道,脚步不知不觉有点犹豫。我后悔没听老同学的话,来京都时,他们每次都喊我去家里住,并要开车带我去这些京都边缘的地方——去年夏天我们曾一起登了比叡山,也去了仁和寺、大觉禅寺。但我多数时候执意拂了老同学们的好意,想自己去京都的这些地方走走,自己走过的路,印象更深刻些吧。
不过,这时我不是一个人,从同一辆公交车上下来的唯一另一组六十来岁的日本人也像是去游览的样子,我们互相之间对视一下“去高山寺?”然后就前后交谈着一起走起来了。幸亏这一开始的交谈得以同行,不然山路上定会徘徊不前,而现在雪越来越急了,不容在略微险峻的山路上踌躇不前。同行人很有趣,昨天在爬东京的高尾山(日语与高雄山同音),今天却又来爬京都的高雄山,大概是由山名引发的联想吧……山路不只一两条,对初进山的人来说、不小心误入歧途,将进入一个很难脱身的迷路阵。
神护寺对我可说是想往已久,因为它地处偏远山区,早上来比较稳妥,没有大半天时间跑到这里就属于冒险了。
从汽车开进山起,就感觉这静谧的山不同别处,有一种异乎寻常的让人感到亲近安宁的空气感。其实茂密的山林,多是杉树,有台衫、北山衫,这在日本已司空见惯,凡有山林的山上,多是生长着这种挺拔、高达云霄的衫林,就是去滑雪,远景也是衫林。日本人从一千多年前就懂择地种树了,园里最多的是枫树和柏树松树,街树有樱花树、洋梅树等。在日本很少见到杨树柳树槐树,我从小在北京街头或公园看惯了这三种常见树,不单是南北方气温的因素,日本人不会去大量种那春天要刮“棉花风”的杨柳树、夏天里悬挂密密的吊虫网的洋槐树!
1200年前,空海从中国留学回日本后,最开始确定下来他在日本佛教位置的始点就是这个神护寺,在这个重要寺院里,他一住就是14年。空海住的是那两个坐落在山中空地、屋顶形状(我是第一次看到)为方形的迦蓝,被称做纳凉房,而方形屋顶似乎是高雄山的特点。
空海高僧佛教留学前应算是不值一文的无名无位的民间“私度僧”。私度僧的强项是接近民间,走过大量的路去修行,也见过不少山水和世态炎凉。空海这个名字就是他修行到海边时悟性顿开而得来的。因他的舅舅在朝廷里做事,沾舅舅的光,算是在去大唐留学的名额上占了一席。期间是20年,但到青龙寺不久,第七代青龙寺密教真言宗惠果高僧发现了这位异国弟子的为人和才能非同一般,他以自己年事已高为由,将青龙寺里里外外的法宝都转交给了空海。空海在长安开了一场盛大的答谢会,并游历了一遍中国各地后,便载着成船的宝藏及满腹的经纶回到日本。
满载而归的空海一开始并没有得到谨慎的朝廷的认可,以不到20年期限为由不准空海到内地,空海只能在沿海地区的小庙里忍耐度日。但手中紧握着大量密教法宝的空海逐渐地在老百姓中有了名声,甚至一些望族也开始听他说法。消息传到京都,时值平安时代早期,最高权力者的和气清麻呂(把都从平城京迁移到现在的平安京的实质人物)的两个儿子也是当时的政治权力中心,在大同四年(809年)将空海邀请进住神护寺,直到天皇赐予平安城(京都)中的东寺给空海。这期间,天台宗祖最澄高僧因为未从中国带回密教教义,在弘仁三年(公元812年)于神护寺接受了空海高僧的密教灌顶仪式。
最澄高僧与神护寺的关系要比空海早许多年。最澄是当时的精英层,聪明过人,年仅19岁已在比叡山上开始草创、建立了根本中堂。延历17年(798年)33岁时被和气一族请进神護寺(当时叫做高雄山寺),与从奈良城请过来的10位南部高僧同堂讲法,得到恒武天皇的赏识,因此作为特别派遣到大唐去深造天台教,时间是半年。
回到日本的最澄高僧很快在比叡山上建立起一整套天台教的教学模式,其严格治学的态度直到现在还影响着日本整个佛教界。
战国时期,织田信長痛恨比叡山的武力及政治权力(许多代的座主都是历届天皇亲属),用火烧光了比叡山整个延历寺迦蓝和曼陀罗,用现在的日本学者的话讲:烧掉了十所东京大学的价值,那是一场日本战国时代的“文化大革命”。但文化遗产是不可能完全烧光烧尽的,现在日本的佛教界绝大多数的宗派是由比叡山延历寺走出来的。
高雄山冬日雪化妆的山景寺景固然美丽,冬日的山里酷冷不便,许多餐饮店旅店都是关着的,但有一家旅馆在我们跌跌碰碰地从山里走回山中公路上的车站附近时,向我们展开了它温暖的怀抱——-这里的前厅提供咖啡,热心的店主人知道眼前的游客不会住在山里,依然将自己的店介绍了一番,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旅馆是由本馆和建在河床崖边上的分馆组成,不仅能从房间里欣赏到山上溪水间的美景,还有各式各样的露天温泉,晚餐享受会席料理。夏天当听着山泉的潺潺流水声、品着河床料理时,舞妓会飘然而至在眼前,这是舞妓出没的一流旅馆。一流的温泉旅馆在冬天也是迎接客人的,而且据说那个大名鼎鼎的作家、三岛由纪夫携带家眷在这家旅馆度过了最后一次旅行之夜。旅馆名叫枫叶家,听这名字能知道,这里一年四季都是美不胜收的……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483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