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 骏:跨年度瞎扯
日期: 18年01月1期 阅读: 299 评分: 10.00/1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千院 陈 骏

秋天,阳光灿烂的日子,又去了一次美国。一路上感慨多多。今天先要吐槽的是美式服务,实在不敢恭维。随便举例一二三。乘美联的航班,到了登机口居然发现拿在手里的两张机票印着同样的名字,机场的解释是系统故障。旅馆重复收费,也是平生第一次遇到。事先通过A网站预订B旅馆,网上订时已经刷卡了,可是回来一查信用卡账单,离店时又收了一次。先是联系旅馆没回音,再找网站回信说5个工作日内解决就没了下文。只好求助纽约当地的老同学帮忙交涉。再找旅馆找网站对方拖拖拉拉的,过了两个多星期总算退款了。至今没有收到网站或者旅馆的最终说法,他们还欠我一个道歉。这种情况若是发生在日本,老早就客客气气地把钱打回我的账号了。

若是怎样,那会如何,什么事情的假设和比较总是难免的。譬如乘坐在纽约破破烂烂的地铁里,总会想到上海地铁的新装和阔气。你旧一点就算你历史悠久,但这不是你开开停停迟到的理由啊,这时会联想到日本地铁的干净和准点。美国之行的当中正好拉斯维加斯发生了枪击案,世界一片喧嚣,可是拥有枪支永远是美国人天生的权利。大海的那一边,要开会了事就大,貌似太平盛世,但是买一把菜刀都要实名制的。到底哪家更加稳定呢。站在自由女神像的下面,让我瞎操心的是,老牌帝国真的不行了么?普世价值真的不灵了么?中国政治生态自由化了又会怎样啊,唉不说也罢。此处自律删去一小节。

前一阵跟一个来自朝鲜的朋友闲聊。朋友百惑不解为什么他们国家现在敢于直言的人越来越少了。我脱口而出贵党太邪恶了。由此琢磨出一个执政邪恶指数。邪恶指数达到一定程度时,说真话的人就少了。继续提高邪恶指数,没有人敢说真话了。邪恶指数爆棚的时候,老百姓都说假话了也就是你喜欢听什么就说什么了。譬如说,在日本社会你可以在报纸上在大街上骂首相混蛋。假如安倍政府开始邪恶了,骂首相的要请你去喝茶,这样子敢说敢言的肯定要少了一大半,如果安倍继续邪恶即使你发发牢骚也会被人间蒸发的话,日本社会肯定也是一片和谐了。所以说多说少说真说假只跟执政者的邪恶程度有关,朝鲜的同志们很努力地向全世界证明陈某的邪恶指数理论。

别说,少说,一年来不时传来亲友们的善意劝说,唯一能够说明的是你们依然生活在恐惧之中。我承认我很懦弱,老虎凳辣椒水来了肯定当叛徒,因此选择了逃离,但是,我的选项里没有沉默。朋友多思想杂,人生一大乐趣。以前说过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一半是吃货,一半是右派。想想也不全对,刚才仔细看了一下,哦有学者教授所谓的知识分子,也有贩夫走卒老板奸商,有逍遥世外的诗人画家,也有愤世嫉俗的文人墨客,有流亡海外的持不同政见者,也有根正苗红的体制内干部,有家里院子里被安装了两只优质监控器的维稳对象,也有当朝皇亲国戚……呵呵朋友圈就是一个思想万花筒,闪烁着自由的思想火花。

回头说到拉斯维加斯啪啪啪枪声响起的时候,有记者问我到底怎么看待美国人持枪的问题。其实对美国人来说这不是一个问题,可你们非要以为他们生存在枪声的危险之中。同样人家对赵国茶馆里贴满的莫谈国事同样觉得不可理喻,认定你们还是生活在邪恶的屠刀之下。说不准谁更危险。吃包子的永远不会理解吃面包的思路和理念。那么就各管各吧。这年头,文革敏感不能谈,文贵爆料不能说,即使温和的文涛聊天也被禁止了。像我这样安分守己偶尔发发牢骚的家伙,在日本社会生存是比较合适的。言论自由,在某些国家依然是老百姓的政治奢侈品,而在日本只是一种日常用品。一个让人自由说话的地方,足以让我呆上一辈子了。年末年始,悲观的人说又是一年过去了,乐观的人说新的一年开始了,说的都没有错,日历就这样一张一张翻过去。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418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