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红叶:三外爷 一杯乡愁 一曲伤逝
日期: 17年11月2期 阅读: 190

母亲的家有许许多多令我好奇不解的故事。
其中之一,便是她那迷一样的三叔。
小时候,我喜欢爬上外爷房中那老式高背椅子,站在上面,歪着脑袋看那方桌正面墙上挂着的镜框里的照片。那照片多数都是规规矩矩的合影。戴着礼帽的男人们,盘着头发的女人们,个个正襟危坐。旁边站着的孩子们,也是一脸严肃。唯有一张别样的,小的照片:一个年轻男子倾斜着身子探出脑袋。他留着偏分头,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面带微笑。听母亲说,那就是她的三叔,我应该叫他三外爷。
母亲的父亲,我的外爷是长子,他有三个弟弟。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许许多多事情,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不仅感到遥远、神秘,更是有些不可思议!可是,从小听母亲唠叨的那些故事,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时常浮上脑海,不禁遥思万千……
三外爷我从来没有见过,三外爷的媳妇三外婆我倒是见过一回,母亲叫她三娘。
娘,在故乡是叔叔的夫人。


三外婆,留在儿时我心中的印象,是一位性格开朗的老太太。见她时我还小,从来没有意识到她的苦难有多么幽深。她的人生,她的故事,今天想来令人唏嘘不止、惋惜不尽。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三外婆嫁给三外爷。那时候,三外爷在省城读书。亲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的,家族森严的规矩容不得三外爷辩驳违抗。
无奈只好顺从父母之命结婚的三外爷,却在结婚当天,招来一帮穿制服的同学闹洞房,他们异想天开地捉弄新娘子,在揭开新娘子盖头时,站成一排,让新娘子找新郎。结果,没有见过世面的新娘子不知道是慌了神儿,还是真糊涂,结果真认错了人。听说,这事让三外爷失了面子,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真实?反正,结婚后他很少回家。
一次,三外爷回家,晚上在父母房间说话。三外婆去后院时,路过上房窗前,听到丈夫与公公聊天,说自己参加什么运动的话题。三外婆很为丈夫高兴,于是,后来她回娘家时把她听来的话,兴高采烈地告诉给了她的母亲。
一天,当地赶集的日子,三外婆的母亲遇到了三外爷的舅舅,高兴地说:听女儿回来说三匡(三外爷的名字)做大事了……
所谓的“妇道人家”不知话的轻重,可把听话的那位舅舅吓坏了。顾不上赶集购物,便急急忙忙赶到外爷家中,把事情告诉给他的姐夫,母亲的爷爷。并责怪说:这杀头的事情,怎么可以说给“妇道人家”呢?后来,三外爷知道了这件事,一气之下,命令自己的父母看管好他的媳妇,从此不许再回娘家!


三外爷去学校后,很久没有回来。家里的老人们想,三外婆的母亲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怎么能不让她回娘家呢?看着过门不久的新媳妇,整天独守空房,做公婆的怎么都有些不忍心了。于是,叮嘱儿媳早去早回,让她偷偷回一次娘家。结果,无巧不成书,偏偏新媳妇刚走儿子就回来了。这下把他彻底地激怒了,他说父母没有履行承诺,从此再也不回家了。结果,就真的一走再也没有回来过……
三外爷走了后,三外婆一直守在家中许多年,直到她母亲有病后,才听从大家的劝说,回娘家照顾母亲。后来的几十年,一有省城来人,三外婆都会赶来打听有没有三外爷的消息。三外爷的不知去向,生死不明,成了三外婆和她母亲一生的内疚,一生的思念。同样,母亲的爷爷奶奶在最后的弥留之际,嘴里念念叨叨的依然是他们那“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儿子,满怀牵挂和不舍地拉着外爷的手,希望外爷能继续打听寻找到老三的消息……

听母亲讲,那些年,外爷不知去找过多少回,写过多少封信。在母亲的记忆里,每到大年三十,外爷都会给父母念那他自己写的三爷给父母的假信。母亲是长孙女,小时候,最受爷爷奶奶疼爱,每每那时,她常常会忍不住问奶奶:为什么三叔不回来?因为小小年纪的时候,就经常看到奶奶不是看着三叔的照片、就是捏着那名义上是三叔来的假信在默默流泪……
三外婆终生没有再嫁,后来,由她的娘家侄子养老送终。
在社会变革的动荡中,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家中的成年人多多少少都受三外爷的牵连,而遭受过不同程度的痛苦与磨难。
改革开放后,落实政策时,外爷已经去世,组织上把有关三外爷的资料交给了小舅舅。其中,除了组织的有关调查信件外,还有一封三外爷的亲笔信,打开小小的信封,里边两页褶皱不平的信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信是从济南寄给家里父母的,应该是济南战役间隙发出的。
在那动荡的岁月,三外爷从西北大学的一名大学生投身革命。家里人始终相信,他对家里娶的媳妇没有感情,他应该在外有家室。所以,家人始终认为即使他本人死了,也应该留有妻儿在世的!
在家里人的心里,三外爷早期是参加了共产党的地下组织的,后又听说他属于国民党。因为,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常常用笔名、假名,所以,他到底去了哪里?是死是生无从查起。外爷在世时,到处打听、寻找三外爷的同学、朋友,但结果多是早年分手后失去联系,下落不明,到最后都没有找到一个确实的证人!济南战役成了唯一的,也是最后活着的证明。在济南烈士陵园查找不到,家人曾经坚信他去了台湾……
可是,后来台湾和大陆关系缓和,一批批老人从台湾回到大陆故乡,三外爷依然渺无音信……
如今,熟知三外爷的友人、惦念三外爷的亲人,都先后离开了人世。
暑假回故乡探亲,上一辈人里,唯有小舅舅健在。一贯急性子的小舅舅,过去上楼总也三步并作两步上得飞快,尽管推开家门时气喘吁吁,但看见我们时,说话还似打机关枪一样快人快语。过去我们常常开玩笑说:舅舅啊舅舅,严重怀疑您上课学生能听懂吗?
小舅舅和小舅妈是大学同学,小舅妈在我的记忆里一直肺不好,出身南方的她对北方冬天的干燥总也习惯不了,每到冬天就会哮喘发作,年年冬天都会住院。舅妈在世时,舅舅总是忙前忙后地照顾舅妈。舅妈去世后,舅舅彻底变了,变得沉默寡言。年过八旬,经历了一次中风,现在几乎不说话。暑假,我去看望他,他虽然认识我,但从不主动说话,我问一句,他简单“哼哈”回答一句。孩子们都已经长大独立,高层公寓里的家很大,却只有舅舅一人无言坐在沙发上……

保姆在一旁反复问他:要不要把你那个给你外甥拿出来?
舅舅点头答应后,保姆从沙发旁的柜子里拿出几罐杏仁果露……
那个曾经风风火火的舅舅,那个经常出差在黄河上游水库大坝工地上,风餐露宿的舅舅,那个回家时不忘把青海的高压锅、纯毛毯背回来送给我们的舅舅……如今,竟然变得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
本来,我曾经想和舅舅一起聊聊家事,包括三外爷的那些资料……可是,看着舅舅的木讷,心中不禁一阵酸楚,深悔没有早点儿和他聊聊!如今,除了舅舅应该没有人还知道老家的那些“陈芝麻烂套子”的往事了……
人、情、爱,一代人,一个时空的演剧。随着主角、配角的先后离去,大幕自然落下,演剧终场,成为一段历史。有后人记住的终究是极其少数的,绝大多数都会无声无息地烟消云散。三外爷,我心中的一杯乡愁!一曲伤逝!
无论他曾经做什么?曾经去了哪里?曾经有过怎样的境遇、喜怒哀乐?如今,都已作古。
谨以此文,纪念母亲曾经的叙说,今日,饮一杯乡愁,诉一曲伤逝……从此,了却一段尘封心中已久的情结。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341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