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汪先恩:惊心动心到威海
日期: 17年08月1期 阅读: 236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积水谭 汪先恩

位于山东半岛东边的威海,不愧是历史名城,在和平年代里,竟让我首程就动心又惊心,惊心又动心,一路上跌宕起伏,仿佛电影脚本。

出席3月5日星期天的活动,那么4日晚上必须到威海。偏偏4日周六上午预定有讲座,只能讲完动身,11点30演讲一结束,便立即赶到新宿站,乘快车到东京成田空港,如果赶不上这班车就赶不上飞机,因此必须按预定时间赶到月台。不过不要紧,事先侦探似的调查过线路,顺利赶上了这趟车,目标是今晚到威海。

登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安心了,但过了15点15分该起飞的时点,飞机还没有起飞的意思,心跳开始轻度加快,太晚就赶不上从北京20点15飞威海的飞机了。推迟了40分钟飞机离陆,盘算着在北京空港如何快速转机。今晚到威海,但愿来得及。

18点50,飞机在北京空港着陆,出关手续很快,但托运行旅迟迟不出来,快到20点还不见行旅箱,心里有点慌,急中生法,便跑到国航行李中心说明”去威海的航班是晚上20点15,行李箱没有出来,来不及带了,请中心通知在北京的外甥女来取行不行?”她们爽快答应。我便快步赶到去威海的登机口,大部分人已在飞机上,我尾随找到座位,开始意识到额上有汗,正擦汗,乘务员说“刚接到通知,飞机起飞时间推迟,请大家下飞机等。”我想推迟就推迟,正好休息一下。约40分钟后,“威海有雾,航班取消”乘务员掷地有声,一片哗然。旁边的几位客人说,租辆车开过去吧,我说,“请一定把我带上,费用由我付,今晚赶到就行”不料他们大笑,说是开玩笑,开车赶不到。一打听,下一步是到国航窗口改签。今晚到威海,可能来不及。

经过摆渡车,上上下下折腾几回,终于打听到改签窗口,告知可以改签到第二天的航班,但航班能否按时起飞没有保证,即便按时起飞,我也不能按时赶到会场。我问能不能改签到今晚烟台的,回答说威海的雾就是从烟台来的,这个时候有点绝望了。

通过恩玺与威海方面联系,说青岛也有点雾,但飞机可以降落,山东航空还有最后一班飞机,当即决定去青岛。今晚到威海,又可能来得及。

日期变更的凌晨达到青岛,威海的朋友还没有到,电话里告知虽然封路前夕特许上了高速,但因雾大车开不快,我便在没有暖气的候机大厅里等,终于等到威海的朋友,随后在雾气蒙蒙的路上奔驰,日出时分赶到威海的会场,见到子明先生,全身释然。今晨到威海,承诺来得及。

5日见到李璟、张祝秀等老朋友,也与傅广照等新朋友相聚,完成主会议程,做完医学报告,下午参观了生机勃勃的威海开发区。

3月6日上午孙明先生带我们参观久仰的刘公岛。这刻骨铭心的刘公岛,见证了1894年大清海军北洋水师在甲午战争中全军覆灭,见证了海军统帅丁汝昌自杀谢幕。虚弱一露,列强加速瓜分,1898这一年,德国强租胶州湾,沙俄租占旅顺大连,英国则开着军舰强租威海卫,威海卫1930年好不容易被国民政府收回,但1938年又被日军占领,直到核弹落长崎。

参观完甲午战争纪念馆,孙明先生送我至高铁站,坐上开往去北京的高铁,不禁重复先贤们的疑问,当时世界上排的上号的北洋水师怎么在蕞尔小国面前全军覆没呢?泱泱大国怎么被蛮夷小邦欺负得没脾气,无疑是帝国主义太坏,但抵制不了帝国主义的侵略,还在大清愚民腐朽的政治体制,对内压榨欺骗,对外卑躬屈膝,哪能不分崩离析。不过,只要汉文化不倒,终究能恢复元气,换杆旗。

离站,看到惊心动心的威海,飘着美丽的新旗。随手记下威海行:绕道青岛避雾浓,钟情山东半岛东。海味清鲜人味厚,思量丝饼卷青葱。刘公岛上悼丁公,铁甲与身殉朽宗。冷静评说伤心事,热愤不如修内功。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237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