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 骏:网友雪桑
日期: 17年08月1期 阅读: 206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千院 陈骏

说说房事,房老师其人其事。房老师的网名叫雪非雪,我认识她有10多年了。她是从哪里来到东洋镜网站的我已经忘记了,只知道她也是《中文导报》的老作者,写过一些婆婆妈妈的家常小文章,看过了都不会再想起来的,说实话这是当年某友之评价,嗯好像也差不多。其实我也写过不少无聊小文,大家都写,尤其是到了博客时代,吃一碗拉面贴两张照片不重要的话也说三遍都很平常。

没想到雪桑是个勤奋的写作者,从此在东洋镜网站上默默耕耘,贴了又贴,成了网站最高产的作者,没有之一。我刚才跑过去翻看目录扳着手指大致数了一下,长长短短的记事近五百篇文章。想想她的辛苦吧,关键还在于她有问必答,答必认真。还贴了那么多的图片,为了节省空间,网站限定每张照片不得超过100K,这就苦煞了那些不擅长PS的作者。

从雪桑持续贴贴贴的文字中,同学们基本上了解了她的大半生。跟大多数留学生一样,国内大学毕业后拎着一只皮箱子来到完全陌生的岛国。从日本文盲重新识字到研究生毕业,博士课程修完。从一个日本朋友也没有到自己的学生满天下。雪桑的本职工作是当老师,在大学里教书,教日本人学中文。看过她贴的板书照片,一手很漂亮整洁的汉字。

后来才知道她出生于书香门第,她父亲的书法非常好看。网上文章贴的多了,自己家里的隐私也就全部曝光了。雪桑乐此不疲,所以大家对她的家事一清二楚。她的父母,她的兄弟姐妹,她的家庭,她的侄女,甚至她家的小猫小狗,过着幸福的平常日子。网站由于博客微博微信等等各种新形式的冲击,不可避免地日渐清淡,这也是大势所趋。雪桑还是隔三差五地跑过来交点公粮。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两年前的某一天,读到雪桑贴在微信里的一篇短文。说她在医院遇到一个中国病人小王,成了好朋友,没过多久小王就走了。小伙伴们纷纷向我打听,雪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想想也是,医院偶遇,没病去医院干什么?病了就走,可见不是小毛小病。可是版主也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我忍不住在微信里跟雪桑问个好,她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去年秋天,我重游阔别十几年的关西地区。照例一律不见当地的亲朋好友,不愿扰民是我的初衷。可是雪桑非要请我吃饭,好在凡事都有例外的。那天约了半天等她下课开车来接我,京都那寺院前后停车场离开很远的,找了半天才见到,已经累得她够呛了。一见面无话不说,才知道她两年前确实生病了,那种名字不太好听的病。好在发现及时加上她自己说的没心没肺一点没有医学常识的,手术后居然很快恢复了。

这实际上是我们的第二次握手。大约10年前雪桑来过一次东京,网友老唤当干事在中野聚了一次。老唤也是一个做人家的主,找了一家朋友开的小店,他自己拎去了好多啤酒还有什么酒。每次大聚会总会有个由头,也总会有几只新面孔出现。那次黑白子带了几只美女还有一个大高个,打篮球的大高个后来在网上也开了专栏贴了文章,再后来人就没了。每一次相聚就意味着分手,每一次干杯把美好的瞬间留在心里。

一边闲聊一边坐着雪桑的豪车去她的豪宅。她家本来住在大阪的,她自己在大阪京都两地教书,男主人李老师在京都教书,二十年来两人大阪京都赶来赶去的。及至她病了,想起来还是在京都买个房子吧,也真巧在李老师大学附近有人出售大腕私人定制的老宅。老板过世后遗孀搬入公寓,就把这栋小房子卖了。签约后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还花了半个月一丝不苟地把地板擦得锃亮才交货,新房东十分感动心情大悦。果然这房子给她家带来了好运。

那天晚上雪老师李老师夫妇带我们去一个幽静的会所吃饭。说起她那几年热衷于在东洋镜网站以文会友,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说起她的文章马上要结集出版了,三联几年前就已经签约。说起网人网事,十几年一晃就过去了。在雪桑家的大书房里合影留念,她还非要我提笔留言,呵呵写什么呢,有缘千里来相会。

今年春暖花开的季节。雪桑又来到了东京,网友们在钩子的火锅店里聚会,红红火火的。雪桑不远万里给大家带来了吉祥巧克力,一人一份。喝了酒唱了歌,聚了又散,大家各自忙自己的小事去了。前几天收到雪桑寄来的新书,《日常日本》。很是平淡的题目,她在微信上很客气地说,文章大都在东洋镜上贴过的,书就不用看了,收藏着就好。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236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