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陈 骏:回国散记
日期: 17年08月1期 阅读: 387
中文导报 文萃笔会
三千院/ 陈 骏

又回国了。这次跑得蛮远的。贵州,记忆中的贫困地区,却也有令人意外的地方。一是高楼大厦,一是高速公路,一是山区绿化。第一天飞到贵阳,走进预订的民宿,居然十分洋气整洁,三室两厅五个人住得宽敞有余,附近超市兜一圈,七手八脚不一会就一桌简单实惠的菜肴开吃了。想想也好笑,上海出发前想了半天买点什么土特产带给贵阳的亲戚,终于取得一致意见买了几盒五芳斋的粽子,不料贵阳的超市也有啊,一样一样的。

意料之中的事,还是要说一说的。环境污染,即使走在山路上那里的空气质量,跟日本的空气也不是一个档次的,你先别急着扔砖头,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国人咽喉炎患者众多,咳咳咳之声不绝于耳,尤其像我这种抵抗力差的人,喉咙发痒疼痛是难免的,一路上喝着咳嗽药水含着银翘含片根本没用,回到日本过了两周才渐渐恢复常态。朋友嘲我说你不是生在那里的怎么也水土不服了呢?此一时彼一时也,小时候上海的空气也是甜甜的。

报一下流水账吧。黔东南之行:荔波小七孔,加榜梯田,西江千户苗寨,肇兴侗寨,镇远古镇,岜沙部落,一路走来熙熙攘攘的,到了黄果树瀑布更是人山人海。景点详细介绍自己去找旅游攻略吧。我的综合感觉么,商业倾向严重,小商小贩成灾,食品卫生堪忧,景区游客过多,自然景观破坏。反而倒是回到贵阳,黔灵山公园让我耳目一新,雨后,散养的猴子从山上下来觅食,那些每天光顾的老游客掏出各种食饵,他们都叫得出猴子的名字,一派和谐。

正好有点工作相关的事提前离开贵州直奔成都,小伙伴们继续遵义之旅,只见他们传来的照片,还有几个好去处。我则在工余逛了宽窄巷子和武侯祠,锦里,亦是游客众多。想到那句话,所谓的旅游,就是从自己呆厌的地方,跑到他人呆厌的地方。朋友的成都客户,经营着平地而起的一个欧式小镇。随着朋友,观赏了小镇的一草一木,一直爬到小镇最高处原来设计的一个教堂后来符合国情改成的大礼堂。坐在小镇艺术家部落的画室喝茶聊天,像是在欧洲古堡又像是在江南水乡的茶室。

回到上海边休整边办事。说实话国内的服务质量大有提升,终于在飞回日本之前办好一件不大不小的家事。也说实话思想上和国内亲友们的距离渐行渐远。顺路参加了大学同学的聚会,有同学貌似很认真地问我还是中国国籍么?哈哈其实我向来不怎么看重那小本子是中文还是日文的。有朋友说即使你是中国护照,也不能批评政府,我脱口而出为什么?真的很惶恐啊。我知道在相当多朋友的眼里我是一个境外敌对分子。去年回国后写过一篇短文一直没有发,尽管我向来丝毫不隐瞒自己的价值取向,只是觉得说多了确实也没有用,发了说不定报社的公众号也要被封了。

返回日本翻看老友新书,老朋友写道,一个国内来的诗人朋友对他们这对生活在日本近三十年的夫妇说,你们就像是两块八十年代的活化石。想起我国内的忘年交老张也曾经如此评价我说,多年冷冻保鲜在外,跟这边的人似乎不大一样。异曲同工。能跟这个乱七八糟的时代保持距离也许不易。隔岸观山,别有情趣。身处环境不同,所谓的价值观当然不一样,就譬如那些说生命在于运动的有道理,说生命在于静止的也有道理,于是释然。写到这里,只见右派朋友在朋友圈发声:一个知识分子必须对现实世界竖起中指。哈哈哈这句话我同意。若无批评自由,赞美毫无意义——这句法国启蒙思想家的话每天都会印在《费加罗报》的报头上。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7186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