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雪 非:夏普空调修理记
日期: 17年04月3期 阅读: 183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杂记帐 雪非

公寓搞第一个10年大型修缮,阳台地面全部重铺,住户空调外机都要拆卸移动。装卸技术费及移动费住户负担,一台15000日元,收费时经公寓住民交涉优惠到12000日元。我家总共5台外机,北面房间不太用,空调也很少开。曾经用过几次,感觉制暖不如其他房间效果好,所以修缮工事结束时就告诉工人不用接了,计划买新空调。

结果,这个计划经过了高达40度的酷暑,又进入0度的真冬,也没付诸行动。楼上同户型邻居邀去喝茶时,说起修缮工程中空调外机的事儿,83岁的资深工程师得意得乐不拢嘴“我们家拆装全是我自己弄的,一分钱没花!”说起我家有一台制暖不太好的想换购,他就说不用换购,打电话找厂家给修修应该能用。于是,给厂家夏普打了电话,约4点来修。3点半来电话说:我是夏普,大约4点到6点之间拜访。听说好像是外机卸掉了,另外制暖有点问题是吗?我们的情况是这样,出差费3000日元,接外机技术费25000日元。不管接上之后是否制暖都是这个价,我觉得您还是放弃尝试直接买新的合算。

“嗯……如果接上不制暖不能修理吗?”
“不能,10年前的机型没有配件了。怎么样?还是放弃接它吧,这么贵。”
“我选择接上试试,拜托您来帮忙。”

6点20以后他才来。高个子,四五十岁左右,声音清晰,大阪话味儿很浓。一见面就道歉来晚了。我说你这么忙修理,就是说贵公司这空调故障率不低啊。他说是啊,年底了,天又冷,维修电话很多……(故障跟年底和天冷有什么关系呢?)

他推开窗出去站外机旁放下他的两个工具包,拿出一个小手电开始观察分离着的接管螺丝部位。然后进入工作状态。见他手握手电拧螺丝费力,我就说帮他拿手电照明。他有点高兴,还客气地说差不多就行不用照那么准确。

两个金属活扣螺丝,一个顺利接上,另一个怎么也扣不上,我看着着急,就使劲儿好好照亮,后来换成手机里的LED给他照,他感慨地说“哎呀这么亮啊!”“亮吧!”我心说你们夏普有点儿离谱吧?接个管口螺丝5分钟找不着脉……我恨不得用手电筒光柱帮你接上。

两根金属管接上以后,他说得试试里面有没有气,试了说有。然后跟我说可以插上空调电源了。我就插上。之后他就说可以用遥控器开空调暖风了。我指着外机上甩着的一组红白黑三色电线头,说“这个不用接吗?”他说“哦,对。”就抓起电线头,卸下上方一块嵌板,拿金属刀片处理电线绝缘外皮,这时,一道电光劈劈啪啪闪起来,吓死雪老师了!天哪!你怎么连这样的风险都不会回避?(心里说的,怕他没面子,我表面一直很镇静。)

一边看着他干活儿,我就说了这个外机之所以被卸了没接上的情况。“接一台12000日元,打算换买新的,就把接的费用省下了。以为你们夏普厂家能比民间作坊便宜才找你们的,没想到你们比民间贵这么多……”

他把三根不同颜色电线内芯插进三个该插的地方,就像接音响扩音器那样的插法。要合上嵌板时,他又把黑色和白色的都拔下来调换了一下插口重新插上。至此,我已经对这位技术工人佩服得只剩前些年流行的一句网络语言:I服了U!

终于,真的都弄好了。他说可以开空调了。我手里握着遥控器,按开关之前有点紧张,还有点肃穆,状态接近发射神九。

事实上,结果遥控器怎么按都跟没按一样,没反应。这回轮到我傻他明白了。他说“电闸在哪儿?”我说这边房间电闸没关过啊!(废话少说!——估计他心里肯定是这话。)

我把他领到洗衣间上面电闸站(里面有好几十个on/off开关),他打开盖子,找一个咔一下打开。于是,空调就打开了。我恍然大悟,说“噢是刚才削电线的时候连电自动跳闸了!”他听了一声不语,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话令他郁闷。但是我依然为自己的悟性之好而感到愉快。

空调运转之后,他又弄个表试气压,说好像压力不够,一般要在3左右才制暖,现在才1.5。我说这机器都一两年没开过了,长时间不用时,重新运转需要时间。他说哦是……现在开始上升了,已经过2了……

比较有味道的是收费这一段。他提进自己两个工具箱,拿出计算器、收款机。说“您说民间多少来着?12000?我可以跟他们找齐。”

“哦是吗?谢谢啊。”

他拿着业务手册给我看服务内容单价等等,说“我们不可以乱收费的,各项都有明确定价。今天呢,出差费2500,技术费8400,外加8%的消费税,一共11772。”一口没讲价就省了一大半,等于在自家打打手电按一下遥控器就赚了1万多日元。一个普通的星期五居然有如此好事。

临走他还夸我的空调制暖不错,说不是制暖有问题,是房间有点大,天棚有点高,不亲自看不了解情况,所以呢到来之前电话口气都比较生硬。

送他出门时想起方才他说来时看见万博公园的太阳塔点起了圣诞节彩灯,还有音乐伴奏。就问他是不是住附近常去万博否?如果去的话,我手里有公园入园招待券和博物馆参观券,可以赠送给他。他听了特别高兴,说“那就不客气了,我想笑纳”。为了体面我说这是工作关系得来的,其实这是朋友关系得来的。

空调修理事宜虽然不太顺畅,但是很愉快。机器修好了,末了还给技师提供了一点地域文化便利条件,自然亲切。若是收费之前跟他提这事儿就有贿赂嫌疑了。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8/16985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