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最后的人间温暖
日期: 15年05月2期 阅读: 304 评分: 10.00/1

■ 段飞虹


 


家中的爷爷走了,93岁,说突然也不算突然,他已在医院住了近半年,当医院打来电话时全家人都已睡下,只好赶紧换了衣服、叫醒孩子们就冲去了医院。到医院爷爷已无呼吸,三小时前还来看他,呼吸虽有些困难,却还清醒地挥手叫我们回去睡觉,现在却安安静静躺在那,孩子们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突然,眼泪哗哗地直往下流。护士问我们怎么办,是放太平间还是马上带爷爷回家?一家人毫无质疑的回答“带他回家”。


这是日本人很久以来的一个传统习惯,日本人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是会把刚离去的家人带回家,安放在榻榻米的房间,并为他或她守一夜。护士小姐听了我们的回答,马上帮着联系殡仪馆,并告知一个小时后,殡仪馆的人开车过来。此时已是午夜过后的1点,在等待殡仪馆的车到来之时,护士小姐拿来了湿毛巾,递给了儿子、并郑重的跟儿子说:“给爷爷最后擦个脸吧”,我看着儿子有些不安地接过了毛巾,很谨慎的、轻轻地为他爷爷擦起了那已无血色蜡黄的脸,突然儿子说:“爷爷还有余热”,并把一只手放到爷爷的脖子处,希望能摸到爷爷的心还在跳动的那一瞬间。也许是那余热冲去他的恐惧不安,在没有护士小姐的指示下,他接着又帮爷爷把头发给理顺。我不知道这是日本传统还是什么,这一切护士小姐没叫旁边的我去做,却叫还是高中生的儿子去做,一定是有什么道理,我当时只觉得自己的血凝固住了,说不出一句话,只有顺从一切的发生。不过事后我想起此事还是很感激护士小姐,感谢她给儿子这样的一次体验,我相信这个体验将人情、亲情、爱情、道德观都一股脑的装进了儿子的心灵深处,相信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半夜两点殡仪馆的人准时来到医院,就一个人,他很自然地要求男性家属帮他一起搬运,当搬运担架车行至电梯旁,值班的其他护士小姐们早已列队等候在电梯旁,静静的正准备最后目送爷爷的离去,这一幕让我在这寒冷苍凉的夜晚多了一份暖暖的慰籍。


带爷爷回到他久已思念的家,殡仪馆的人就马不停蹄为爷爷认真地穿戴装饰起来,只见殡仪馆的人跪在榻榻米上,当他给爷爷穿缎子袜子时,他把爷爷的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认真地给他穿戴,他就好像是在伺候着一个活着的人一样,没有一点马虎抵触拒绝的情绪。他帮爷爷合掌挂上佛珠、合上嘴、盖上缎被,并搭起临时的祭台,整整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做完这一切离开。


安顿好爷爷,已快天明,为了第二天,明知睡不着,也爬上床想小歇一会儿,当闭上眼睛,眼前却闪出自己的外婆和父亲去世后的身影,禁不住哽咽起来,为最后不能给自己的亲人一个温暖而想哭泣。曾记起二十年前外婆在广州去世,当要开追悼会时,殡仪馆的人叫我们去后面认人,我还不知是怎么回事,跟着就去了,只见一大水池,池里漂浮着一丝不挂的男男女女,我惊讶的没有一句话,只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脑海里都漂浮着那一场景,总问自己人死了就该受这种待遇吗?人死后真的没有感知与灵魂吗?活着的人就该无视死去的人吗?为什么做这些事的人都那么冷漠?十二年前父亲去世,没有了一水池的赤裸男女,却变成了一格格冰箱子的赤裸男女,当我看到父亲时,我第一个反应是他在跟我说他好冷,我的心也给冰住了……当我第一次在日本亲戚家看到他们把刚去世的亲人带回家来,静静的为他守夜,陪他最后一程,我觉得是那么的温暖,那么让我羡慕,真的不能让我忘怀。


当看着爷爷静静地安详地睡在家里的榻榻米上,我感觉到他的灵魂找到了温暖与安宁,在静静的升华。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9/15910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